传奇雷雨 ——论《雷雨》的成功之处 黄烨榕 Narrabundah College 11 年级学生

即使是最明快的夏季,也难免偶尔的气闷。厚重的乌云密得让人看不见天。屋内潮湿的空气混着夏天的闷热压抑着人们的心情,使人不得不盼望着这场雨。下吧,下吧,屋内的人想着。他们不知道,其实这雨自己也等了三十年。它要等所有的人都到齐了,然后下一场倾盆大雨,好将埋藏事实的时间冲刷洗净。主角终于被它等到了,老的少的花了几十年的时间又重新走回了这片乌云底下。可雨依旧没有下。它还在等,它要等最后的一声雷,来唤醒在梦里活了三十年的人们。

这场雷雨的创造者叫曹禺。初出清华校园,年纪轻轻的他便给中国文坛下了一场惊天动地的雷雨。曹禺原名万家宝,在一个天津的没落官僚家庭长大。本于南开大学就读政治系的他,在一年后转入清华外文系,一心钻研戏剧。曹禺以其处女作《雷雨》成名,后又发表《日出》,《原野》,《北京人》等八部剧本。然而在新中国成立后曹禺所写的剧本却再也不及年轻时的创作,仿佛是岁月耗尽了这位天才的青春,如同夏日的雷雨,下得震撼天地,却也只是一瞬之间。

《雷雨》用一天的时间,诉说了两个家庭三十年前和三十年后的故事。屋外天色越来越暗,屋内的人愈演愈烈。侍萍和周朴园几十年前的荒唐爱恋逐渐清晰,四凤和周萍的爱情梦在家庭伦理面前一点点破灭,繁漪的疯狂一口口吞噬着她的理性,唯独周冲依旧保持着他的天真烂漫冲着现实的乌云微笑。可雷还是打响了,屋外的闪电照亮了屋内被埋藏了三十年的秘密。同父异母的事实使四凤和周萍的爱情走向了绝路,也把他们的生命逼到了尽头。四凤电死,周萍自杀。两个女人面对自己孩子的死,再也无法承受这命运的悲剧。侍萍痴呆,繁漪癫狂。只剩周朴园一人,看着自己所酿造的悲剧苦笑。

曹禺利用充满个性的人物,矛盾冲突的剧情,集中紧张的情节,成功的演绎了这场命运的悲剧,震惊了中国的文坛,也为中国现代戏剧拉开了精彩的帷幕。曲折离奇的故事,紧凑严密的结构,明暗并行的线索,《雷雨》的成功毋庸置疑。

《雷雨》的成功首在其充满悬念矛盾的精彩剧情。周、鲁两家千丝万缕的关联和秘密注定了夜半雷雨的悲剧。第一幕以四凤和鲁贵开场。“他——不是也不断地塞给你钱花么?”“他?谁呀?”“大少爷。”看似寻常父女间的拉家常,却已为读者讲了第一个故事——四凤和周家大少爷周萍的恋爱。嗜赌成性的鲁贵想利用四凤和周萍的秘密,为自己赚得下一笔赌钱。可当四凤闭口不认时,鲁贵作为父亲的本性又促使他提醒四凤“周家闹鬼”。“我这才看见那个女鬼呀,(回头低声)--是我们的太太。”,“那个男鬼,你别怕,就是大少爷。”现在的故事还未讲完,过去的故事又上演了——周萍和后母繁漪的乱伦偷情。周萍过去与后母繁漪的畸恋和如今同四凤的秘密爱情,使他本身便成为了一个矛盾体。“我是个最糊涂,最不明白的人。我后悔,我认为我生平做错一件大事。我对不起自己,对不起弟弟,更对不起父亲。”,“现在我的心刚刚有点生气了,我能放开胆子喜欢一个女人,我反而怕人家骂?哼,让大家说。”,想摆脱过去的繁漪、远离周公馆,却又不得不和如今的四凤分别,周萍在两个女人间的矛盾,通过他和繁漪、四凤的对话,表现得淋漓尽致。

然而一切才刚刚开始,随着四凤母亲侍萍的出场,故事的矛盾骤然升级。本来看望四凤的侍萍却发现周公馆住的竟是自己曾经拼了命逃离的周朴园一家。“熬过这几十年偏偏又把我这个可怜的孩子,放回到他--他的家里?哦,好不公平的天哪!(哭泣)”。在侍萍看来命运对她开了个不小的玩笑,她没有看到命运还替她上演了一场更大的悲剧——四凤和周萍的乱伦恋。周朴园和侍萍的相见,使侍萍铁了心要带四凤走,而令一边周萍对繁漪的逃避,使繁漪开始了对周萍的疯狂纠缠。周、鲁两家的女人将《雷雨》的剧情推向了高潮。“(向四凤)凤儿,你听着,我情愿你没有,我不能叫你跟他在一块儿。--走吧!”面对自己孩子的乱伦恋,侍萍欲说不能。四凤的不从,周萍的恳求,鲁大海的不解,矛盾再次回到了三十年前侍萍和周朴园的那一段恩怨情仇。犹豫再三,四凤说出了自己已怀上周萍孩子的事实,被逼无奈的侍萍只得同意四凤和周萍一起离开。

看似乌云已要散去,就在所有的人都暗自嘘气的时候,繁漪来了。她要闹,她要做那雨等了三十年的一声雷,她甘愿当一个疯女人和周家同归于尽。被繁漪的吵闹叫下楼的周朴园,看到满脸泪水的侍萍,误认为她想母子相认,于是说出了他和侍萍的过去“(沉痛地)萍儿,你过来。你的生母并没有死,她还在世上”。雷终于打响了,三十年前侍萍和周朴园种下的因,还是在三十年后的四凤和周萍身上结下了果。无法面对真相的四凤和周萍,选择了死亡来面对这场命运的闹剧。而单纯的周冲也因拉了四凤被电死。夜半的雷雨终于下了,命运的悲剧也在此收场。

除去《雷雨》富有传奇色彩的剧情,其以过去推动现在的独特戏剧结构也为它的成功做了不小的贡献。《雷雨》以“今天”的序幕开场,“门面的漆已经蚀了去,金黄的铜门钮放着暗涩的光”,“偶尔有人穿过,它好沉重地在门轨上转动,会发着一种久摩擦的滑声,像一个经过多少事故,很沉默,很温和的老人”,通过景物描写,曹禺将周公馆营造成一个充满神秘过去的地方,同时也为这部戏剧的悲伤基调做好铺垫。“姐姐,你告诉我,这屋子是怎么回事?这些疯子干什么?”,利用误入周公馆的姐弟两面对眼前的衰败景象和楼上疯子的笑声产生的好奇心,曹禺把读者一起带回了十年前的周公馆,《雷雨》的故事正式开始。随着《雷雨》的四幕剧结束,它的“尾声”又回到了十年后的“今天”。“姐姐,你去问她”,“(低声)不,弟弟你问她,你问她。”舞台上的姐弟两依旧不知道这座陈旧的周公馆发生了什么,而此时台下的看客已心知肚明。

这场命运的悲剧无疑令人惋惜,而曹禺的创作又使人叹为观止。周、鲁两家,八个人三十年间的故事在这大雨滂沱、雷声轰鸣的夜晚结束了。然而中国的现代戏剧才刚在这场传奇的《雷雨》中开幕,这场剧还要演好久,这个故事还要讲上几百年。

14/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