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亿则乐

其实去年才刚回过国,见过了一些大学同学和老朋友。可是像琴说得那样,好朋友不见面罢了,一见面就越见越上瘾了。正是“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了。

飞机晚点又在广州辗转了几个小时,星期日凌晨一点才到达北京,萍一家三口把我接到酒店的时候,说北京的老同学都想约我今晚吃饭重逢。他们打算吃完晚饭就坐晚上十一点的车赶回郑州,因为星期一都 要上班。一听说他们今晚就要离开,我马上拽着萍不让她走,她的老公和孩子可以离开,“人质”得留在酒店陪我聊天。萍是大学最好的室友和同学。我们要一聊起来肯定是三天三夜都聊不完的。

坐了十四个小时的飞机,聊了快四个小时孔子和老庄之道,因为萍是孔学专家,所有孔孟学说都可倒背如流。可我跟她讲我领悟到的孔学生意经,她惊讶地说,我居然已到了无师自通的境界。大概清晨五点时(澳洲时间8点),终于扛不住趴下了。九点又爬起来,一起床,萍就问我急着要上哪儿玩儿?要不要带我去看鸟巢什么的,因为她知道我已经要求今天不跟团而自由活动了。我说不去也罢了,倒是心血来潮想回师大看看。离开学校二十多年。虽然以前也来过北京几次,往往来去匆匆,鲜有闲情逸致故地重游。

桃花依旧,人面全非。其实,不但我们变了,很多大楼也面目全非了。没变的只有上大课的101教室和我们的小宿舍322房。二十多年前,在宿舍和教室之间,曾留下了我们多少青春足迹和欢声笑语。记得入学的第一天,在101教室,我们的班主任周老师第一次给我们训话就说,我们不赞成大学生谈恋爱,更不能结婚。之后几年,大家似乎是不但忘了她的教导,还被她的话刺激得谈恋爱事件此起彼落。

我的苹果手机不方便用电话卡,需要买一个在中国用的电话,还要买一件厚大衣。萍说,花钱就得花在师大里。我赞成地说:“对,虽然我还不够钱去为学校建一栋‘英东’大楼,可是这点贡献咱还可以从‘小事做起,从我做起’的。”

我们先去了卖手机的小店,店主是个小年轻,特别实在的样子。我问他有没有好一点儿的手机的时候,他说他们的生意主要面向学生,最贵的手机也就是那款740块的。手机可爱小巧,功能也挺多的。我拿在手里玩了一会儿,他马上又说可以还送给我一个30块的电话卡和卡号。萍让他给我好一点儿的价钱,他算来算去,说最低也要720。我又看中了一个电话充电器和鼠标,他说一共795.我说:“800吧,不能总是你让给我。也让我让给你一次。”他一听开心极了。又送给我一个手机外套。

跟他分租一个铺位的是买帽子老头,一副很精明的样子。我只看了帽子一眼,他马上给我推荐各种各样的帽子。萍问我,你要买帽子吗?我说也可以。女儿可能喜欢有像假辫子的帽子,我就开始挑,结果从小店出来的时候,我的包里已装了N顶帽子。果然是藏龙卧虎啊,我很惊讶到处都有做生意做得那么精的人,让我花了钱还高兴的不得了!回想起来,上次跟曼蒂去台湾,她到处找一条有无数个口袋的裤子。终于在一个门口挂满了衣服的小店看到了她想买的裤子。她进去的时候,问我要不要买什么?我说不进去了,免得又冲动起来乱买东西。她进了换衣间试裤子的出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不住老板娘的诱惑,一口气买了六条裙子。“一条六个口袋的裤子,换了六条裙子”成了曼蒂笑话我“做事神速”的话柄。 萍说,你这个购物狂,每次买东西以前,让我提醒别买太多了。你去年在郑州买的围巾和帽子都戴了吗?你有几个脑袋要戴那么多顶帽子?我说,你刚才不是说让我多做贡献吗?其实我从来不戴帽子,我的头太大了,戴什么帽子都不好看。况且,我的已经有我太多“帽子”了,所以我真的什么帽子也不敢戴。怕积重难返啊。

高高兴兴地提着一堆帽子去挑大衣。卖大衣的女孩耐心地让我试了几件,都不太合适。她说,如果我喜欢哪种款式,她可以让她的老板从人大分店那边送过来。萍坚持让我买件羽绒衣,她觉得既实惠又经冻。我知道回澳洲后,我一定不会再穿羽绒衣。我宁肯买她觉得不太实惠的外套。在颜色上我们也有分歧,她喜欢黑色,我喜欢紫色。每件我喜欢的,她都说看不惯我喜欢的颜色。最后,我只好说:“萍,现在是我买衣服给自己穿”。萍还不服气地嘟哝:“我就是受不了这么亮的颜色。”然后没精打采地要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差点儿坐到了欧.亨利的小说上。也许好朋友就是那种敢于对你直言相劝的朋友吧。我问女孩,这是你正在看的书吗?你是师大勤工俭学的学生吗?她说,我那有本事考上师大?我读书不多,可很喜欢看书,不忙的时候,我总在看书。这小姑娘冰雪聪明,有特别讨人喜欢的样子。姑娘一边细心帮我改扣子,一边问我们:“你们一定是好朋友吧?”萍急不可待告诉她,我是她大学最好的朋友,这次从澳洲回来故地重游想回顾一下以前大学的生活。小姑娘更热情了:“真羡慕你们啊,二十多年的好朋友!澳洲好玩吗?您在那儿做什么工作?也做老师吗?”我开玩笑地说:“我是做老师,我的工作是教外国人学中文,也希望把他们同化了,实现天下大同啊。”

我终于兴高采烈地穿着我喜欢的大衣从小店出来,萍突然仔细打量着我说:“说真的,这件大衣真的很适合你!”我说:“对,人贵在坚持啊。我要买了你要我买的黑色,我就不是我了。”小姑娘依依不舍地送我们到门口说: “下次回母校,记住再来找我!”我笑着说:“我会再来,可是我不希望还看见你在这儿卖衣服,你至少应该当旁边家乐福超市的总经理了!”带着漂亮的大衣和小姑娘的祝愿,我觉得这件衣服太值了!

已是午饭时间,学生们都向着食堂走去。我和萍说:“走啊,咱也去那儿吃。” 其实,现在的乐群食堂的饭菜早比我们上学的时候讲究多了。以前开小灶的西红柿炒鸡蛋,木须肉和烧茄子什么的,一块钱一碟已经是我们当时的奢侈品。很多学师范的学生都是冲着每月有二十七块菜票和三十两饭票才来上学的。所以师范大学也号称吃饭大学。

我和萍点了一碟烧茄子,一碗南瓜粥和一碗丸子米粉。萍问:“你平时吃饭那么讲究,就不嫌在这儿吃得这么粗吗?”我说:“我是挺讲究吃的,所谓‘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我可以用最简单的食材和厨具做出极精致的饭菜。可是孔子说:‘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关键是在哪儿吃,怎么吃和跟谁吃。我既可以吃极讲究高级的菜,也可以吃最简单随便的菜,关键是人的心境罢了。我今天是跟老朋友来找感觉来了,当然是要吃有感觉的饭菜了。更何况,连英国皇室都用一句古老的格言:‘任意糟蹋粮食是对神的亵渎,按量取食是做人的美德。’他们教育皇家子弟宁肯吃剩饭也绝不浪费食物。我的孩子就是从不剩一颗米饭在碗里的。做人更是要能屈能伸,能收能放,才能潇洒随意,心满意足。”

下午我们刚刚完成了“贡献”行动,准备打车回酒店,就收到班长的约会指令,不谋而合地选择在师大饭店吃晚饭。他说,想让我一览师大风采。班长总是那么好客而周到,又有振臂一挥,应者云集的魅力。
同学见面分外亲热,他们问要不要喝酒的时候,差不多所有的女生都说不喝。我倒是想潇洒一把,跟几个男生一起喝二锅头。他们说以前没觉得文文静靜的我居然那么豪爽。我说我都不记得自己喝醉了多少回了。主要是我们322最活跃,出了一个最有名的东北醉红英,坐在宿舍楼道里喝二锅头,喝得烂醉不醒,然后对着窗口放声高歌,才抢去了我爱酒的风头。

最热门的话题自然是刚刚十一月初再婚的文江和他年轻的新婚妻子齐月。我恭喜他们的同时自然也捉弄他一下,说他从前老没事找事来我们322室找人。他的暗恋对象是我们的乐天派蒙古女孩。没想到文江一激动念了两位好友赠他的新婚诗。
第一首是朱峰用他们的名字写的藏头藏尾诗《祝文江,齐月新禧》
文秀难描半世缘,
江山幸共美人全。
齐眉乐事今犹在,
月满依窗星满天。

另一首是王志军的《贺文江齐月新婚大喜》
老友结连理,羁縻难渡淮。
莫叹半生过,且迎新月来。
荏苒发已谢,料得心尚孩。
愿君自今夕,别有境界开。

文江还要大家评评谁写的更好。果然都是中文系毕业的。连吃饭也要吟诗作兴。男生们都争说自己以前是最纯真的,到什么时候还没谈过恋爱什么的。他们更爆出惊人的事件,说现在都不可以办同学聚会了,因为每次聚会后就有家庭要破裂。更夸张地说,比我们低一届的同学在聚会时,有个女生婚姻出现了问题,在大家言笑间不知是什么触动了她的神经,突然控制不住情绪,纵身一跳下楼自杀了。也有高一届的同学聚会后,曾经的恋人直接牵手开房去了。男生们说得特别忽悠,让我听得一愣一愣的。也感慨时代飞速变化让一切都变成了快餐文化,包括爱情。

席间最沉默的是老闫,我们的生活委员。大家笑他好像来聚会时也在沉思考虑怎么备好明天的课,他认真地承认:“我真的在想明天的课还没有备出来。”已经贵为校长的他,被同学笑话他,教了几十年还要备课吗?我对他深表同情,我也教了十几年书,没有一天是不备课的。责任感往往让我们这一代人做什么事兢兢业业,做到十足,滴水不漏。我教了无数个学生,可没有一节课的内容是重复的。总是因人而异,因材施教。我也不想重复自己,只有跨越自己,才能越教越好。而我相信机会也永远只给准备得好的人。老闫大学时就以踏实认真闻名,所以他这个生活委员是唯一未被换下过的一个职位。务实而不爱言的他,也是大家最欢迎的财神爷,因为他每个月的最后一天都来给我们发饭票了。

班长要几个男生各自发表一番讲话祝酒。之后我感谢他每次有同学回来都是牵头聚会的时候,他更说出了心里话:“我比你们大四五岁,从小在湖北穷乡长大。祖父是大地主,全部土地被没收后,家里成了村里最穷的人。小时候的苦难让我学会了:要离开这个穷山沟,就必须奋斗。考了四年都没考上大学,让我很失望。我又是那种到处打抱不平,满腔热血的人。总是四处闯祸让我父母烦不胜烦。最后一年,父亲给我盖好了房子说,今年再考不上,就不让再考,要成家立业好好做人了。一想到一辈子的理想将被埋没在这儿,我就发奋努力,终于一鸣惊人。高考考了535分,数学还得了一个120分的大满贯。所谓“百善孝为先”,我现在最讲究的孝顺父母,最看重的是朋友之谊。我早就想,只要我能挣到一块钱,一定会掰开分给朋友一半。”

看着他被酒精熏到红彤彤的脸,我想起萍告诉我,班长不但自己事业越做越大,他身边的同学也一个个跟着他争光。班里不知多少人被他提携过。我更听说,六四后,因为我们的老师刘晓波被关了,不少参加过天安门事件的同学被分到穷乡僻壤,是他一直打听,以救这些兄弟出水火为己任。果然是性情中人!也许就是孔子所赞美的勇于进取,为理想不惜代价的狂人吧。所谓成功之人必有过人之处啊。
告别同学回到酒店,有点儿不胜酒力了。倒在床上时,过去的一切历历在目,难以忘怀。美好的时光已经过去,我们不再青春年少。人生在刚开始的时候(比如上大学),我们就像刚买了一个新房子要添置家当那样,用加法学习知识,认识朋友,工作赚钱,生儿育女。现在人到中年,“过犹不及”,我们的心态应该转到了另一个阶段了,不管我们对自己的现状满足与否,都是停下反思的时候了。这时候,就像要搬到新房子前一样,仔细一看,房子里堆积满了有用和没用的东西,其实我们已经拥有了超过生活所需的一切。这时的我们应该学着静心用减法去选择自己最想要的生活,最需要的朋友,兴趣和快乐。舍弃荣辱负重,返璞归真,平凡简单。少吃多锻炼,保养好身体,追求梦想而不沉溺于幻想,随心所欲而珍惜目前。只要心中有爱,看到的世界就会纯净,感到的人间也会充满温情。生活本没有好与坏,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心态。正如左丘明说的“心亿则乐”也。

21/1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