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培拉中华学社与中华文化协会联合出版《堪京文苑》电子书征文启事

文学作品带给人类精神的愉悦和灵感的启迪并不亚于科学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文学创作的过程,犹如人类灵魂寻求美丽、真诚和大爱的旅程。随着科技发达,人类生活质量不断提高,人们在精神层面的追求也相继增加。就拿生活在堪培拉的华人来说,他们大都已经从早期初来乍到时的艰辛奋斗中脱颖而出,在各行各业里出类拔萃。他们本身的文化素质就很高,物质生活稳定之后,自然而然地对精神生活有了更多的需求。我们衷心希望生活在堪培拉的华侨、学者、留学生和其它各行各业的华人,都能把一些在真实生活中的经历写出来成为文学作品与大家分享,共同充实我们的精神生活, 以求融合世界,认证自己。   为了满足这样的需求,堪培拉中华学社与中华文化协会將组成编委会,联合举办这项征文活动,希望喜爱文学写作的人们能够踊跃发表各类文学作品。我们会将陆续收到的作品,整理编汇出来先在中华学社的网站上刊登,同时提供网上点评的渠道,欢迎大家阅读后点赞和评论。   我们的编委会而后再根据作品的可读性和合适与否等因素,考虑给读者点评选出的最受欢迎的优良作品的作者们适当的奖励,同时也考虑是否将作品收入编汇成《堪京文苑》电子书出版。   在此要事先声明的是,我们的编委会会参考读者的点评,但是保留最后决定作品是否适合收入本期电子书的权利。因为受到电子书版面和篇幅的限制,并不是所有受欢迎的作品都能收入同一期的电子书中,但是我们会考虑将好的作品陆续收入将来出版的各期电子书中。   來稿类别 二千字以内的短篇小说、散文或报导文学等 一千字以内的励志小品及各类新知报导等 二十行以内的古体诗、新诗、词曲等 六千字以内的小说、回忆录或戏剧剧本等 翻译文学不设字数限制,但是必须注明原文出处   來稿须知 來稿格式 – Microsoft Word文件 所有來稿的Microsoft Word document请以作者英文真名及作品英文名稱或代号命名, 譬如 Tracy-Zhang-the-Dream.doc 投稿方法 – 来稿请以电邮方式寄交 ebook@accepa.com.au 我们有权拒绝接纳编委会认为不合适的稿件,比如有负面影响或政治色彩太浓的稿件等 收稿日期自即日起,至2015年3月31日止为第七期《堪京文苑》电子书截止日期 过此期限收到的稿件,等同放弃优先收入第七期《堪京文苑》电子书的权利。如果稿件符合这里所定的各项规则,本编委会保留考虑稿件是否能在网站刊登和收入以后各期《堪京文苑》电子书里的取舍权利   注意事项 严禁抄袭 所有稿件必须是个人原创。我们可以接受已经发表过的文稿,但是如有涉及版权或抄袭问题,后果由作者自行负责 欢迎作者投寄多篇文章,但是我们保留采用与否的权利 所有稿件一概不退还,请作者自留底稿 我们会考虑將符合评审标准的稿件,先在中华学社网站发表 我们保留是否將稿件收入电子书的取舍权利

On a Positive Note

On a positive note I’ve learned that no matter what happens, or how bad it seems today, life does go on, and it will be better tomorrow. I’ve learned that you can tell a lot about a person by the way he/she handles these three things: a rainy day, lost luggage, and tangled Christmas tree […]

Papercranes

There was once this guy who is very much in love with his girl. This romantic guy folded 1,000 pieces of papercranes as a gift to his girl. Although, at that time he was just a small fry in his company, his future doesn’t seemed too bright, they were very happy together. Until one day, […]

诗中的思念 Longing in the Poem

诗中的思念 – 乐飞 于2008年 寒窗 被晚风轻轻地推响 梅的疏影 摇碎了一帘的月光 藏在诗中的思念 悄然窥望 似乎听见 心灵的寂寞声 珠落玉盘 ***** 寂夜 凝固了心灵的忧伤 泪眼紧握的素笺 将墨池里浸润的思念 写成没有标点的诗行 海枯不变,地老天荒 ***** 春天 仅是一个童话的绽放 冰雪的世界 掩没了石头的梦想 枫红被南雁衔走 月亮被霜天埋藏 风中伫立 等待着 一双眸子的星光 划过寒冬的晚上 Longing in the Poem by Le Fei 2008 translated by Hsing Chou 2013 window at cold night rattled by evening wind trying to come […]

Eleanor Roosevelt wrote

Many people will walk in and out of your life, But only true friends will leave footprints in your heart. To handle yourself, use your head; To handle others, use your heart. Anger is only one letter short of danger. If someone betrays you once, it is his/her fault; If he betrays you twice, it […]

Harry

Harry and Martha were sitting down to their usual morning cup of coffee listening to the weather report coming over the radio. “There will be 3 to 5 inches of snow today and a snow emergency has been declared. You must park your cars on the odd numbered side of the streets.” Harry got up […]

The Wooden Bowl

(Author Unknown) A frail old man went to live with his son, daughter-in-law, and four-year-old grandson.  The old man’s hands trembled, his eyesight was blurred, and his step faltered The family ate together at the table. But the elderly grandfather’s shaky hands and failing sight made eating difficult. Peas rolled off his spoon onto the […]

罪己书

- 李复新 今天是慈母85岁生日,要不是姐姐信息提醒,我差点就忘记了! 新年伊始,想想自己已经过了近半个世纪的生日却没有悟出“孩儿生日是娘的苦日”这个道理,遂旋飞老家探望母亲,屋里案前床边尽孝,还陪她老人家睡觉。临走时虽然照例留了些钱,可是这养儿防老真没用,连生日都差点忘记。虽然我姐安慰我说母亲的生日是过阴历的,日子和阳历对应每年有变,在澳更是难于计算,但我还是不可饶恕自己,真应该面壁思过!我做人有“三不”的原则:不孝之人不交,忘恩负义之人不交,变节之人不交。按照古风, “父母在不远游”,我已经不孝了,而如今我更有自违头条之嫌了。 读到姐姐的信息我是不敢再怠慢,坐在办公室算计到父亲午觉醒来马上给二老打电话,接通后说了好一阵子话。听到父亲说中午大哥、二哥和姐姐专门和父母已吃了生日饭,我心里舒坦了很多。回家后让儿子们打电话一起祝贺生日快乐。这两个家伙除了“祝奶奶生日快乐”说得很流利外,还抱怨奶奶的中文山东口音太重,不容易沟通! 俗话说,“一个好媳妇影响三代人”,而母亲就是这样一个人!我的祖上是行医的,祖爷爷是山东半岛有名的儿科中医,只因行医途中暴病而亡,医术未能传承,因此从我爷爷又开始务农,直到后来父亲以工代干在外做工,后来煤炭院校进修,家境开始好转。而母亲从外乡嫁到李家不仅生养了我们,而且以她的勤劳、智慧和善良,置办家产,使我们家的日子越过越好。母亲是个个子很小的人,年轻时大约1米55左右,年老了大约1米50,但是她的心地之宽,度量之大,有时连我父亲恐也不及。 文化革命期间,我父亲被打成右派遭隔离审查,家境十分困难。记得那年我有近13个月没有见到父亲,春节他也没有回来。除夕之夜,村子里左邻右舍的鞭炮声响成一片,因为老家有“金鸡报晓,早放鞭炮”越早越吉利的传统。而在我们家,我们平素里喜欢放鞭炮的哥仨都赖在炕上无精打采,虽经母亲提醒但无人起炕,后来还是母亲先起来,跟我们说,家虽有难但有三条汉子,不能让外人看不起。于是我们都爬起来,把鞭炮挂得高高的,挺直了腰杆去放鞭炮。 当时的家境虽然贫寒,但母亲以其善良得为人,勤劳的双手,养鸡养鸭,养猪种菜,勤俭持家,并在乡亲近邻们的帮助下,在我出生的村子里盖起了自清朝有村史记录以来第一栋青砖瓦房,我在这栋青砖房里度过了我初中以前的童年时光。这栋房子与我家的祖屋连成一片,成为村上我家家业兴旺的见证。2008年母亲80大寿,我根据自己的记忆勾画草图,聘请旅澳知名画家王存德先生用三个月草就,并三易其稿画出了名叫“高镇李宅”的祖屋作为寿礼献给母亲。看到当年院子里的一头大肥猪,那只黄花狗和一群鸡鸭鹅等, 母亲直夸我记得那么清楚,而她自己也热泪盈眶,因为她就喜欢我跟她讲我们小时候的事! 记得小时候每当除夕之夜,母亲总是从煮好的第一锅饺子先盛出两碗:一碗供养关公,另一碗让我端着在黑暗中摸索送到一位孤寡老人家里,即使是父亲后来成为昌潍地区(现在潍坊市)当时一家正县级数千人煤矿的矿长时,母亲还是要我每年这么做,而我觉得纳闷,在当地已经是有头有脸的家庭了凭什么去做这些事。母亲把我叫到跟前说“人不能忘本忘恩,不能转身忘记了曾经帮助过自己的人,这位好心的孤寡老人在当年我们家最贫困几乎揭不开锅的时候把自己家里的半袋土麦(就是有麦粒但又有很多土在里面)送给了我们家”。当然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出生,但母亲讲的故事让满怀感激之情,并心甘情愿地每年除夕送饺子,直到老人去世。 母亲没有受过教育,是不识字的,但是她却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富不能富了孩子,穷不能穷了教育”。记得当年父亲被平反后恢复工作不久,家里没有钱给我交纳学杂费,于是她就从菜地里拔了许多萝卜,装到老家独有的胶轮单车上,我推着她拉着,还自己挎着一筐鸡蛋,我们到十多里地以外的在著名作家赵树理(小说《艳阳天》的作者)笔下的毕都乡集市去卖了13元钱,10元钱留下来给我交学杂费,然后再买个烧饼给我吃。我问她吃不吃,她总是说不馋不饿,其实她是不舍得吃。2008年2月,母亲80大寿,我带着儿子们专程回家为她老人家祝寿,我之后还专门开车带着儿子们重走了这条路。我对儿子们说,现在十里路外纵有万元我未必前取,但当时奶奶带我去买菜挣来的10元钱却没有让爸爸辍学。 1998年2月,在我还没有自住房的时候,我在老家县城的恒安湖畔给父母买了一栋两层带院的房子,在当地就叫“别墅”了。虽说全是父母居住,但母亲把二层最阳光的房间收拾成我的“闺房”不动,就盼着经常回家住住。 1999年12月前我在墨尔本攻读博士期间,父母曾来澳两次,前后共住一年半。在乡邻看来,他们是托我的福出国了;可是在我看来,他们是给我们帮忙来了。那时我家有两篇博士论文在成稿,幼子李灏尚小,还注册一个公司,而我还在一家中文学校兼任校长,那个忙碌可想而知。每天他们帮助我们操持家务,照看灏子。当时街上的邻居还记得母亲每每倒背着手把幼子背在背上,或母亲在前或父亲在前一条街一条街地来回走,她那传统中式背孩子的身影形成当街一条风景线,邻居至今还称赞。父母第二次来澳探亲,只得半年签证而且不可延签。眼看着签证日子快到期了,我们的忙碌还没有头绪, 母亲把我叫到一边说她想逾期不归。我原以为母亲有心移民,但听来才知道,她说她年龄大了,犯愁坐飞机了因此也不想再来了,但她想多住三个月,直到我们把博士论文完成。母亲的话让我感动不已,但是这是万万不可取的,因为如果逾期不归,万一遇上交通事故连基本的国家保险都没有。我不可能置母亲的人身安全于不顾,也不能把自己变成不义不孝之徒。但母亲的言传身教平添了我个人的力量:我们没有辜负她老人家的期望,也没有愧对全额的奖学金,不仅如期完成论文,而且还优质完成论文,包括剑桥大学在内两位论文审查人背对背地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母亲老了,她已经85岁了,虽然精神矍铄,但毕竟已入耄耋之年。身体无大恙,腿脚不灵便,但她每天还在自己做饭,还保持着“上车饺子下车面”的习惯,每当我离家要远行,也无论时间多么早,她总是提前近两个小时现时和面包饺子为我送行,并烧香拜佛祈求平安。虽然现在这些活多由姐姐和嫂子们承担,但她还是不放心,每每要亲自过问。每当我要上车离去时,她总是在大门口倚着门框目送我远去。母亲那矮小略胖的身材,炯炯有神的眼睛,写满岁月沧桑的脸一直映现在我的眼前。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及时尽孝,不能等靠!”2011年底我们全家回家过年,这是来澳近二十年后第二次全家回家过年。大年初一,谢绝亲朋好友的邀请,不顾我姐说我在家里排行老小谈家事没有话语权的劝告,召集全家开会,商量更加优化父母养老之事,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父母养老,头等大事,不得有任何闪失。 人生吃饭一张桌,睡觉一张床,什么名利都是身外之物!不论你是在学习,工作还是创业,都不要忘记,常回家看看,父母在等着! 作者:澳大利亚森隆集团董事长、澳大利亚标准中文学校校长、澳大利亚双语幼儿园董事局主席 2013年4月9日晨夜  

Friends

(Author Unknown) One day, when I was a freshman in high school, I saw a kid from my class was walking home from school. His name was Kyle. It looked like he was carrying all of his books. I thought to myself, “Why would anyone bring home all his books on a Friday? He must […]

题目待定 – 管子

Chinese Literature – Novel 诗云: 书信写罢无寄处, 此情惆怅与谁诉, 欲向江南梦楚云, 回首已忘来时路。 你道此诗从何而来?说起根由虽近荒唐,细按颇有趣味。原来蘅塘退士孙洙选诗之时,于浩如烟海的传世典籍中,提炼出三百零一首诗,孙氏只用了三百首,逐成唐诗三百首,单单剩下这一首未用。不知过了几世几劫,后有个山南府人氏,自幼习文,屡试不第,逐弃文从武,介时连发三矢,竟无一中的。眼见得功又不成名又不就,又不甘遵君子安贫达人知命古训。偶得此诗喜出望外,异想天开欲当唐诗卖个好价钱,浑家曾劝他不可太贪,当宋词出手算了。那料钦日几同学一句‘绝句和律诗通常押韵在平声上’,却道出个天大的破绽,正是:曾叹无缘作唐诗,点破平仄羞煞人。自此诗价急转直下,无奈权当元青花定价,没料想又杀出个韩王处同学说道,连个韵都不压,依我看民国的都够呛,顶多是现代的低仿。就此形同鸡肋,食之无肉弃之有味,砸在了手上不知如何处置,万般无奈却推敲把玩起来,不料却引出红尘中前世今生离合悲欢的一段陈迹故事。其中家庭琐事,以及闲情的诗词倒还全备。或可适情解闷,然朝代年纪,地舆邦国,却反失落无考。 第一章:喜聚会提起往事,恐误传吐露真情 第二章:狡兔三窟将真氏隐去,故弄玄虚借假语村言 第三章: 事起于合肥等车,发感慨管子谈天 第四章: 万灰丛中初惊艳,红衣蓝裙留悬念 第五章: 喜出望外与丽人同车,煞费苦计讨美女欢心 第六章:献殷勤拎着包十里长街相送,孤零零登了船扬子江上独行 第七章:双鲤迢迢一纸书,悲剧渐渐露倪端 第八章: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宁不嗣音 第九章:萍水相逢莫非前定 缘起即灭可是劫数 第十章: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第十一章:名著必有套路,本文不可例外 题记:我以跑题掩饰一份思念。孙曰火同学曾多次 one-needle-see-blood 地告诫我,‘你的思路太散,恁是跑题’。本人深有同感,叵耐笔动题跑,端的控制不住。加此题记或许能掩饰我的再次跑题,或许进而令我无题可跑。也算是对化神奇为腐朽的一种向往吧。 有诗为证: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思路散,谁解其中味。 第一章:喜聚会提起往事,恐误传吐露真情 壬辰中秋,风调雨顺,国和民谐,山南大学无理系77级毕业三十周年聚会于保定。老同学相见分外亲切,仿佛时光倒转又回到了三十年前,只是可怜了那三十年苦练的道貌岸然全都丢到了爪哇国。正应了宋学生王小七的那段话:“这就是他们上学时候的样子,谁都没有变,一点都没有变。无论他们现在是做什么的,无论他们现在怎么在外面装腔作势,但只要一回到这里,一见到同学,他们就都会立刻还原出自己的本来面目,就都会觉得仿佛又回到了学生时代!” 我原暗暗打定主意给大家个意外,聚会中众人皆疯我独醒,突出的展表我的德高望重,庄严肃穆的玉树临风的光采。来它个沧海横流,方显我英雄本色。没承想几杯浊酒吃过,聚会中我的表现比三十年前上大学的时候还二,口无遮拦,一派胡言。尤其是看到女同学们音貌未改,容颜依旧,免不得愈发厚颜无耻起来。真可谓:最是人间留得住,花不辞树人依旧。一时把持不住,以酒遮面胡乱拥抱一番。聚会后懊悔不已,但愿十年后再聚时能表现的像条好汉,那是后话,暂且按下不提。或许民间传说的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便是如此,命矣。痛定思痛反思,自古以来就有墨黑朱赤,驴圈里养不出千里马之说。跟一群二驴子朝夕相处四年(二驴子是保定地道的土语,曾试图百度过它的意思,没此词,含义极广,一般是指无伤大雅的小玩闹,小痞子行为或态度,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范畴。),神马也都成了浮云,况且我本就是一匹比较普通的千里马而已。现如今,澳无驴,在这里也算是鸡鸣狗盗各尽其能吧。有诗为证: 光阴弹指过, 转眼三十年, 旧貌依稀在, 不忍看新颜。 组织聚会的同学还特地安排了郊外虎山一日游,一路上车外秋高气爽,车内欢声笑语。同学们各自介绍了过去,现在及将来。尤其是听了郭召央小师妹介绍了在她们‘我太滑’村牛奶常常被添加少量牛黄情况,我原本为喝了两年的过期牛奶而愤愤不平的心情也就渐渐地平静了下来(笔者曾开过两年便利店,牛奶到期卖不掉,就自己喝,一天曾喝过二升牛奶)。一轮自我介绍后,坐在一起的同学三五成群的开始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我和杨士干,郭大木,甄色月,腾页,郭召央,寇木虫,张车朱,齐禾十,李曰戊等同学一起,不知不觉话题转到了本人的一段亲身经历。本来嘛,这件往事在小范围的男同学之间已有两三个版本,年代久远搞的自已也弄不清到底那段细节是真,那段细节是传说了。本人一向为人正派,男同学之间说点什么故事真真假假不很在意。正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可这次情况大不相同,郭召央,寇木虫,张车朱,齐禾十,几位女同学就在旁边,我一向重视自己在女同学心目中的形象,此情此景容不得我再孤言寡言默默无闻了,不得已只好假语村言,出来说几句。一来澄清事实,恢复声誉,二来也是了却一份心愿。看来所谓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感慨并非总是矫情。从灵魂深处来讲,我一直抱着一丝万一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发生了点什么的美好愿望,即使三十年过去,痴情未改,贼心依旧。当然了物理77之十二金钗个个金枝玉叶国色天香,我等肉体凡胎本是不配入梦的,以酒遮面胡乱拥抱一番已是天大的恩赐了。但是我总是顽强的期待着万一,再退一步,万一万一不行,还有亿一呢。科技进步,电脑上都有128进位了,再小的希望也不至于四舍五入为零了吧。再说了大二的线性代数课也曾证明世间万物,凡是美好的,必是正交完备的。我的这个梦也算这正交完备空间的小小一维呢,前赤壁赋云:寄蜉蝣于天地,而不渺沧海之一维,便是此意。本以为人过中年,看惯春月秋风,感触世态炎凉,豪气不再,心如止水,已到了事如春梦了无痕的境界,没想到这次聚会却引出一段尘封旧事,有道是: 误入红尘中, 一去三十年, 纵然有真意, 欲诉已忘言。 第二章:狡兔三窟将真氏隐去,故弄玄虚借假语村言 我自幼研习物理,力,电,光,磁,热,点,线,面,微,积… 十八般武艺略通一二。在我们班上除了孙曰火,钦日几,寇木虫武功第一,韩王处,陈先广耍二驴我甘拜下风外,也算是排得了名次,拿得上台面的一条汉子,江湖上人尊称教授。历史上的确有人当面夸我物理了得,当面夸奖不可过于认真的道理也是懂得,于是不以为然。近来常有探子来报,说江湖上有人背后说我物理了得,虽然背后说我如此这般动机不详,倒也搞的我半信半疑起来了。多年研习物理且不论武功到底如何,却落下了一是一,二是二,不打诳语的顽症恶习。所以这里描述的一切,全是历史上的的确确曾经发生过的。文采为纪实之大忌,请大家原谅本文写得没文采,此处确实不便外露。这里几乎每句话每件事都能在我班同学们身上找到原型,再不济的也是从某某名著抄来的,最不济也是从网上搜狗来的,尤其是那些至理名言唐诗宋词片段,更不敢贪功。听钦日几同学说,近来江湖上出现一门人肉邪功,端的十分了得,比血滴子更为恐怖。想当年由于四与十四之争,雍正爷不得不用血滴子倒也情有可原。血滴子阴是阴了点,一阵腥风过后,只见一杯黑血从下水道冲去,却是干净利索。这人肉邪功顷刻间却单留白骨一堆,在恐怖上更胜一筹。加上西域番夷的万维网,更是防不胜防,取人一世功名于微笑之中。有诗为证: 故垒西域,乱石穿空,惊涛拍岸,织起万维网… 谈笑间,表叔灰飞烟灭… 为防杯具发生,故用加密术将真氏隐去,虽说同学大都为官正直,两袖清风。且人名皆为平凡常见,不为世人所知,无关大体,然亦悉数易去。无奈路途遥远,传统的单一密码术施展不开。总得有人先送密码本吧,倘若路上被清风寨强人鸠山打劫了去,碰上了王连举软骨头吃刑不住,密码本献上,秘密就见了光。就算是出了个练过铁布衫金钟罩的李玉和把密码本吞到肚子里去,咱城里的烧炭党人没了密码本还是不知道干嘛好呀,只好潜伏在怡红院天香阁继续过着腐朽的生活以麻痹敌军。老夫采用是西域番夷发明的公开密码术 PGP,其理论基础是算法的不对称性。比如11 的平方是121, 反过来 121 的开平方是 11, 可后者的计算要比前者麻烦,慢得多。公开密码术的密码是公开的,可以登到广告上去的。在这里举个简单的不太严格的例子吧,寇木虫同学在学校北园食堂门口贴个小广告,告诉大家她的公开密码是乘二。钦日几给寇木虫写了封信:我喜欢你。假设这几个字转成ASCII码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