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童的自白

看了心脏病家朋友熠的博文《儿时记忆二—挨打》,窃笑这么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居然因为在土里做科学实验,照着“十万个为什么”上说的在土里插一块玻璃预测是否要下雨,晚了回家就挨爸妈打了!我这个顽童因为善于隐藏,在外做了多少坏事家里都没察觉,从未挨过打。这次回国见到亲戚们,大家都还夸我从小就很听话,不用家里担心,成天闭门用功读书呢。哈哈,我这个两面派在别人心目中,居然有如此光辉的形象!感谢上帝,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挨过父母打。也许是小时候妈妈太忙,爸爸太慈吧。只记得有一次,我不知为何,无意举手打了老爸的脸一掌,曾是军人又被羞辱的他气得满脸通红,本能地挥起大手要打将下来,手终在半空定了格。爸泽心仁厚,从来没跟人红过脸,更何况打自己的孩子?记得后来女儿小时候不听话,我那时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想发泄追着孩子打,孩子躲到了饭桌底,我却被爸爸骂了一个狗血喷头:“你有气别忘孩子身上撒!有本事自己解决去!” 昨天在做博客,把以前怀念爸爸旧文重读了一遍,泪水还是忍不住流了一脸。比起妈妈,爸爸一生没有什么大成就,可是朋友特别多,喜欢他疏财仗义,乐天幽默的人也特多。最让我伤心的是,爸爸在生时自己没本事让他过上优越的生活,还让父母陪我挣扎,为我分忧。现在却“子欲孝而亲不在了。” 作为家中的老小,我的出生并没在女强人妈妈的预算之内。听妈妈说,已经有了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后,本没打算要孩子。妈妈至今还怀疑是不是爸爸做了什么手脚才有了我?那个年代是鼓励生育的英雄母亲的年代,怀孕了就不能去做流产了。身为医生的妈妈为了去掉我可费尽心思了,又吃西藏红花,还要求爬山涉水去教战地救护。终于如愿地大出血躺在手术台上,没让人爸爸知道就想拿走我的时候,我的救命恩人–他们医院的院长听说了,马上打电话到手术室问孩子到底死了没有?我就这样神奇地被人从刀口下救下来。从小都是爸爸照顾我,妈妈冲出差很少管我,而且对我的要求也出奇的严格。我曾问她,我是怎么出生的?她笑说是从公厕见我回来的,我更坚定地相信比起她的事业,我在她心里是可有可无的。 大难不死让我从小就很反叛,顽皮得像男孩子,顽强得不服输。而且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在此后无数次失败和挫折里,在曾经失望到了几乎想放弃生命的那一霎那,我会突然问自己:既然你在妈妈的肚子里几经波折磨难都没死了,“天生我材必有用”,难道我现在有权自绝吗? 小时候时候,因为大家都挺穷的。看到别人有好吃的,心里总是痒痒的,丹丹是我好朋友的妹妹,从小就有点弱智。对面楼的那几个大男孩看到丹丹手里的好吃的东西,总是一窝蜂地来哄抢。丹丹就无助地坐在地上嚎哭,丹丹妈妈闻声赶来,大孩子们早已一哄而散跑得无影无踪了。谁都拿他们没办法。看丹丹哭得受委屈,自己知明打不过他们,只好预谋好了,等下次他们又动手时,我也挤过去假装看热闹,往他们人头上粘吃过的口香糖!第二天看到他们的头发都被剃光了,以后再也不敢欺负人了,那叫解气啊! 对面的一个家伙总把自行车停在我们正门口。我们每天出门前都得搬开他的车,很讨厌。因为父母都是知识分子,磨不开面子去跟人理论。我自然得想损招治治他。偷偷地跑过去把他的车轮胎的气给放了几回。谁知有一次让他的妹妹看到了,他一路把我从一楼追到了四楼天台无路可走,我高喊着:“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楼。”结果还是被他扇了一大巴掌,可他从此也没敢把车停在我家门口了。革命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我如此安慰自己。妈妈的家教甚严,威胁说不让说粗话,否则用剪刀剪舌头。可规矩有了,老妈却老不在家,没有电脑,没有玩具,当然只能我跟别的孩子去野了,去河里钓鱼;到山上采果;到田里偷瓜。情窦未开,到处听来了很多粗话,不明就里也跟着说。只知道妈妈不让说,在家不说,在外就多说呗。放假时没有照顾,表妹从文明的市中心过来跟我们住两天,像现在的澳洲孩子玩高难度滑板似的,我们放假时天天像骑士似的前面带着表妹,后面带着别人骑自行车跟别的孩子比赛高难度。有一次从山上斜坡下来,发现不好有个粪池!我一急刹车,差点儿没把表妹惯冲到粪池。这次回国见到身为延科主治医师的她,说起这事儿,她还心有余悸呢。 跟着我出去野了几天后,回家在饭桌上居然不知死活地当着妈妈的面爆了几句粗,吓得我直跺她的脚。有一脚踩竟到爸爸的脚上了。爸爸狠狠地盯了我一眼,表妹吓得伸出了舌头,幸亏爸爸是窝赃包庇的“李刚”。而法例还不可用在不知法的人头上。表妹才逃过一劫。爸爸的纵容让我到现在还那么没家教也不成才啊。 终于有一次跟公共汽车比赛,被自己车把上挂着的饭壶卡了一下儿,从自行车上翻下来,摔破了脑袋,被从去医院缝了好多针。眼睛从包满了纱布后面,看到妈妈跌跌撞撞地赶来,心想这回死定了,我的顽童形象彻底让妈妈识破,逃不了一顿毒打了!正想假装可怜,没想妈妈看到我,没有一句责备,直接泪流满面地把我拥入怀里。在妈妈温暖的怀里的那一刻,让我彻底变成了一个乖孩子!从此相信天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感谢父母给了我顽强的生命,也给了我健康的体魄和无限感恩的心。 想找到我别的文章,请上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485565694 2012-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