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不住的红杏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支红杏出墙来。”多美的诗句,竟被世人亵渎了。

看了阿琪的《红杏怎能不出墙》,心中更不是滋味。自问不是捍卫封建礼教的伪道士;也没有马来西亚拿督朋友 美芬姐为了她的党魁桃色绯闻愤而辞职急流勇退的气概;但绝不是轻率放纵的人。只想慨叹高墙铁栏又如何能关得住红杏?何况墙只是个人心里一把天平。一把衡量道德;财富;人情;家庭;事业—-等等的天平。

月前回国参加观摩团,第一天来自五湖四海的团员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愿当吃力不讨好的“团长”。为了打破大家陌生的隔阂,活宝“政委”竟出怪招竞选“团长”。甜头是给团长配个夫人。先选夫人,然后男士再竞选团长。团长对夫人没有罢免权,团长夫人可以随意休掉丈夫。这个创举果然生效。当才貌双全的“爱爱”被众人推举为团长夫人时,革命形势发生了巨变。每个男团员都踊跃竞选,结果让能说会道的马律师当选了。

老马正春风得意之际,所有男士都争相跟人见人爱的爱爱照合影。不知谁很损地下载了一个电话软件,只要把手机上下甩几下,就能让爱爱跟每个合照过的男士都生出孩子,看到满处都是“夫人”和别人的私生儿,可怜的马团长还没来得及享受温柔,头上已经带满了帽子。他在无权罢免夫人困境下,只能窝囊地说,他要回家把墙给拆了。大伙笑弯了腰的同时,互相的距离一下近多了。

以上只是一个有色的笑话,可这也正说明了现代社会诱惑太多,人人都有那种时不我待,及时行乐心态,这让道德观走向了危机边缘。众所周知,现在网恋已成为一种越来越普遍的行为。人们乐于把感情寄望在一种抽象朦胧里,而逃避要正视的现实问题。在假想的世界里胡诌乱编,自娱自乐,如同吸上鸦片。

朋友夫妻是大学同学,相识结婚快三十年,他们孩子也快大学毕业了。外人看他们郎才女貌,十分般配。可是太太总是很忧心仲仲,无精打采。追问之下,方知她在家常受虐待。为她不平之余,也觉得无奈。能成夫妻本是缘分,到底是善缘还是孽缘,也许前生早已注定。近来太太心情却出奇的好,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神采飞扬。好奇追问,她甜甜地说最近先生对她可好了,不再虐打,相敬如宾。她觉得自己等了一生,终于苦尽甘来了。在朋友圈子中,无人不知,只有她后知后觉,她的先生早已不知不觉地走出墙围很远,开始网恋一年有余了。想起她以往逢头垢脸的怨妇形象,难得她信心重拾,没人忍心告知其美丽谎言的真相。

人生在世,相聚投缘;朋友相交,总会不时遇到一些让你动心的人。人不可能一辈子只爱一个人;也不可能什么都要拥有。朋友之间互相欣赏,彼此祝福,一丝淡淡的挂牵;一句暖暖的问候;一份幽幽的思念;不在乎曾经拥有,更无须天长地久,只要惺惺相惜,心意相通已经足够。一堵道德之墙如何关得住天下人天生爱美,欣赏美之心?

03/01/2012

想找到我别的文章,请上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485565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