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世外桃源 ——从《背影》看朱自清的情感世界 黄烨榕 Narrabundah College 11年级学生

世界 乱世出英雄。他生于战乱的清朝末年,在八国联军,武昌起义,清帝退位,五四运动中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又用大好年华见证了中国一点点击退了敌人,却在新中国即将成立的时候,撒手西去。他叫朱自清,原名自华,字佩弦,号秋实,祖籍绍兴。他不是什么抗日英雄,也没有能力救百姓于水火之中。他自己就是普通老百姓,只写的一手好文章,有的一腔爱国情。然而也正是如此普通的朱自清,让人们在动荡年代依旧能清晰地看到人性的美好,在战火纷飞中想到后方温暖家。朱自清用自己细腻的文笔安抚了人们不安的心,他是英雄,人们精神上的英雄。

年轻的时候朱自清写过诗,后来写起了散文。他写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孩子,于是就有了《背影》,《给亡妇》,《儿女》。他写自己遇见的人和事,于是又有了《阿河》,《哀韦杰三君》,《旅行杂记》,《一封信》,《说梦》。他还写自己路过的风景,比如《荷塘月色》。这些文章后来被编成了《背影(散文集)》。朱自清喜欢从身边的小事起笔,然后一点一滴地道出自己的喜怒哀乐。简简单单的小故事,却仿佛是镇静剂般,让战争中人们浮躁的心沉静下来。

朱自清的情感世界想必是丰富的,不论是写人、叙事、还是写景,朱自清总是将自己的情感融入文中。他寄情于景,景中有情,由事写情,因情忆人。《背影(散文集)》向读者展示了朱自清对于亲人,朋友以及大自然的感情。

提及亲人,朱自清是道不尽的爱。朱自清写《背影》是在1925年,当时父亲在人们眼中多扮演了严父的角色。人们心中多是对父亲的不满,然而《背影》却展现给了读者一个慈祥的父亲形象。面对父亲的背影,朱自清潸然泪下。“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就留下来了。”在离家的车上,看见自己父亲吃力的爬上月台的身影,朱自清心酸流泪。父母为子女奔波了大半辈子,终是印上了岁月的痕迹。孩子们长大了,回头却发现父母已经老了。再想自己年少时的轻狂,对父母的不屑,内心便生出对父母的欠意。朱自清回忆年轻的自己“真是聪明过分,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他说自己“那时真是太聪明了”。少年的所作所为,到头来不过徒增心中的欠意。于是想要尽自己的能力对父母好,偿还自己欠父母的债。可这又怎么能还得清呢?连还债的生命都是父母给的,感情债是注定欠一辈子的。

朱自清欠下感情债的,不仅是他父亲,更有他的结发妻子,武钟谦。他们认识是因为最传统的相亲,而后订了婚,顺理成章的做了夫妻。作为家中的独女,结了婚后的武钟谦全然没有小姐脾气,一心一意的照顾着朱自清和孩子们。即使是传统婚姻,朱自清和武钟谦之间的爱情依旧浓烈。武钟谦对于自己能嫁得如此良君,心中甚是欢喜。她全心全意的为了朱自清,她想朱自清忙于学问,便自己包下全部家务,她想朱自清爱书,便怎么也不肯将它们丢下。对于孩子,武钟谦更是拼了命的爱。朱自清说自己的妻子“从来想不到做母亲的要像你这样”,“从迈儿起,你总是自己喂乳,一连四个都这样”。武钟谦“短短的十二年结婚生活,有十一年耗费在孩子们身上”,而和朱自清在一起的时间不过五年。十二年的婚姻,武钟谦将自己全都给了朱自清和孩子。面对妻子,朱自清心里自是愧疚,“谦,你那样身子怎么经得住!你将我的责任一股脑儿担负了去,压死了你;我如何对得起你!”对不起结发之妻,于是又背上了一段感情债。可朱自清背得心甘情愿,感情债,归根结底是他对亲人的爱。

身为人父,朱自清对孩子自然也是爱的。初为父亲时,朱自清只有二十一岁,还是个大孩子,年少气盛。他说“那时我正像一匹野马,哪能容忍这些累赘的鞍鞯,辔头,和缰绳?”孩子在当时的他看来是累赘,束缚了他的自由。所以对于孩子的吵闹,朱自清更是毫不留情。多年后的朱自清回忆当时的自己“真是一个‘不成材的父亲’”。后来孩子越来越多,但朱自清“少年的锋棱渐渐地钝起来了”,对孩子便也渐渐喜爱起来了。“小的总是可爱,孩子们的小模样,小心眼儿,却有些教人舍不得。”世上最纯真的孩子,任谁都会喜欢,又何况是如此真性情的朱自清。可爱的孩子给了朱自清一个幸福的世界。孩子们长大了,朱自清也“渐渐觉着自己的责任”。他想“我得计划着,让他们渐渐知道怎样去做人才行。”他担心因为自己的疏忽荒废了孩子,孩子们“便不能成材了”。不同于一般父母的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朱自清对孩子的要求“只要不‘比自己坏’就行”。既给孩子们自由发展的空间,又引导孩子如何做人。朱自清终是做到了如他所想的,“好好做一回父亲”。

对于朱自清这样的性情中人,没有朋友是万万不能的。朱自清的朋友很多,学生,老师,同事,志同道合的学者或是偶然间遇到的有缘人。朱自清的朋友在他的世界里扮演的角色也很多,良师,益友,抑或倾诉烦恼的对象。朋友多了,朱自清必得五湖四海的行走。走的地方多了,再加上朋友的关系,朱自清对所到的城市,所见的风景总有着自己特殊的感情。比如他喜欢台州,因为“台州一般的人和自然一样朴实”。至于那些秀水明山,朱自清更是喜爱的不得了。“这一片天地好像是我的;我也像超出了平常的自己,到了另一个世界。”大自然给朱自清的是身心的自由。

朱自清的感情无疑是细腻,敏感的。在当时如此复杂的生活背景下,朱自清能做到静下心来思考,寻求安逸的精神世界和他的童年是分不开的。朱自清在海州古城呆了整整十三年,那里是他对世界的最初认识。后来朱自清回忆那时的生活只能记起“薄薄的影子”,“像被大水洗了一般,寂寞到可惊的程度!”可纵然是单调乏味的童年生活,却也无形中影响了朱自清的性格。朱自清自小受的又是传统教育,儒家思想更是塑造了朱自清感性,含蓄,承担责任,寻求精神安逸的性格。

曾经有人问朱自清是怎样写出好文章的,他说:“我意在表现自己。”表现自己的朱自清,也在字里行间给了人们一个精神的世外桃源。朱自清的情感世界,便是这片世外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