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与肉

看到我写的《灵魂之回音》,一位我很尊重的前辈网友“泊翠庐圃”给我的评语是:“旧酒换新瓶的比喻让您失望了,这一精典真实故事,请允许我有俗人俗见,这 个故事放在三个名人身上是浪漫、是没有杂念的爱情,是一出悲喜大剧。若换三个平民来代替这三个人的关事,卫道士会骂出什么难听的话呢。不守妇道,移情别恋 (林),有妇之夫,勾三搭四(徐),窝囊废物,无血性、辱父辈(梁),他们三人,都高举高尚爱情的遮羞幌子,用所学玩弄文字手法,排列一组组以此为借口的 “爱情诗”,唬吓一帮缺少爱情、不敢肆意也没条件的一批人,这批人借三人之事(势),鼓手拍掌,实质是对三个另类言行,给他们自己为了“下水”找个理直气 壮的范例吧。再者。当今三个年青人,养老小,交房贷,拼事业,哪还有激情浪漫呢,只有偷情或外遇了。”
很感谢前辈的坦率批评,也佩服前辈是一位品德高尚的人。前辈的批评让我有机会再评一下我对偶像,中国完美的才女林徽因和她身边的人的看法。
以前我很糊涂,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其实每个人都由两个部分组成了,一个是肉体,一个是灵魂— 也就是精神。精神才是万物的本我。
肉体的需要让我们有最基本的生活要求,吃,喝,拉,撒,睡。如果我们满足不了我们的肉体的需要,它就会生病,就会苦恼。为了满足它的需要,我们就算不想上班,还是要去,因为我们需要挣钱养活和满足自己的身体需要。人的这些欲望也属于人身体的低级需要。
人的精神可以是崇高,永恒和无限的,所以我们有雷锋精神,毛泽东精神等等。人在为生活愁苦,为米饭担忧的时候,或者如长者所言:“养老小,交房贷,拼事业,哪还有激情浪漫呢?”满足不了肉体的需求的时候,是没有精神去追求精神的需求的。正如古人云,衣食足而知荣辱。衣食足以后,人就会寻求一种超物质的满足,俗称精神粮食了。
可是社会的法律和道德观是用来制裁和防止那些为了满足自身低级的欲望而伤害了别人的利益的人的。没有法律是可以裁决精神的,举个简单的例子:我心里想着打劫银行或者占有一张名画,我想象要暗杀奥巴马,没有行动的我会被判坐牢吗?我从墙内伸头出去观赏外面的鲜花而没有去偷花,我犯法了吗?所以我把这种世人所定的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叫做“墙”。(在我的《关不住的红杏》)
流行的包二奶或者偷情,完全是一种人为了满足动物性肉体需要的低级行为,跟我所说的是两回事儿。我所崇尚的爱,是超越肉体的爱,是永恒和无限的精神之恋,因为这种爱应该是只求付出,不求回报,是最无私的。爱一个人,就是让她幸福,不问原因,不求结果,不问回报!这种超乎肉体的爱让林徽因和几个爱她的男人可以心有灵犀,灵魂共鸣,双辉映照。
人世间的道德规范也曾让他们很痛苦,因为那天晚上之前,终究是凡人肉身的林徽因和金岳霖,肉体的需要让他们感觉要跨越这堵墙了,可是高尚的品格让他们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光明磊落。他们的高尚情操也最终让他们把爱升华到了灵魂撞击的高度而肉体并没有跃出凡夫俗子所定的“高墙”。
曾到老人院探访过一些华侨老人,他们不会说英语,我去看望寂寞的他们,他们都会很快乐,一直说个不停。可是有一次我看到一个老人,他的儿子去看他,他马上拉长了脸一声不吭。他儿子拿了很多好吃的东西给他,他都扔在地上。他儿子很为难,坐了一会儿灰溜溜地走了。我追出去问他,他红着眼很委屈的样子说:“我爸爸觉得我不孝顺,把他搁在老人院不管。我实在是没办法,我要养家糊口,他的病是需要人24小时伺候的,我有三个孩子,他太太只能做半日工照顾他们,如果我们把我爸留在家,我肯定要辞职的。我们要供房子,养孩子,怎么活啊?我爸就是不理解,认定我们是抛弃了他,每次我们来看他,他就乱发脾气,摔东西,从不跟我说话。我真的很难过很矛盾!”
我回到病房,老人笑了,又很客气很高兴地跟我聊天,完全想象不出他会这样对自己的孩子。我忍不住问他,既然他喜欢我去看他,证明他很需要人了解他,关心他,为什么他竟然拒绝了自己的孩子的关心呢?他愤愤然地说:“别提那个不孝子!他把我当垃圾一样扔到这儿就不管了!”我说:“怎么叫不管呢?他不是对您挺好的吗?尽管您每次都板着脸不理他,他还天天下了班就赶来看您!他不留您在家是因为您需要人全天照顾而他又无法分身啊。”他哭了,幽怨地说:“算了,算了,老子养子,子养子。我认命了,我含辛茹苦地供书教学把他拉扯大,现在要他照顾了,他就不管我了!我苦命啊。”
我想那个老人看到我很高兴,是因为他对我没有期望,我给了他一点点时间和爱心,他已经喜出望外了。而他对儿子的爱和抚养是有期待的,这种爱是自私的,因为他付出的时候,希望有回报—他老了以后,儿子要养她,照顾他,否则就是不孝!
孝顺的问题不是我在这儿讨论的范畴。我只想说,如果我们开始爱一个人—你的爱人,你的孩子,你的父母的时候,你是希望他们有朝一日会还给你,那这种爱就不是一种纯洁的精神之爱,而是一种肉体需要的爱,因为这种爱充满了要占有对方,得到对方的欲望。最让你痛苦是因为你付出了以后,得不到对方给你同等的爱,你失望了,苦恼了。试想,就如我们小时候人人爱毛主席那样,毛主席不认识我们,不爱我们,我们会痛苦吗?不会,因为我们的爱是崇高而超乎肉体的,不求回报的爱 — 这就是梁思成和金岳霖对林徽因的无条件的爱了!徐志摩放荡吗?他只是率性纯真,激情浪漫罢了,否则不会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很爱他,他的前妻没有因为他移情别恋而怪他,相反的她在徐志摩死后,记恨林徽因,理由是他这么优秀的男人因为爱上了你而与我离婚,你居然不辞而别,让他伤心一辈子。 ” 况且徐志摩遇难的时候,才二三十多岁啊,当然还没修到孔夫子七十岁才修成的“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界了。
只有舍才有得,这句老话,又有几个能懂得?如果那位老人真的懂得爱,学会理解,放下了纠结,心底无私天地宽,他一定会开心得多,而他的儿子也会爱他多一些。爱一个人,就是要放开她,爱她就是不求她对我怎么样,不求一定要拥有她,只求她幸福,希望她快乐,就这么简单。
如果一个人的行为受肉体的需要控制,他就是凡人;如果一个人的肉体被其精神支配,他就是高尚的人,也可以是伟人。

15/01/12
From my blog http://blog.sina.com.cn/u/248556569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