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每个人都希望快乐。追求幸福是我们的权力。却很少人知道,幸福快乐其实很简单,只要我们告诉自己 — 我要过上快乐的生活,幸福就会永远跟随你!

早年创业的艰苦,让我失去了自信,也失去了自己。女儿出生前一个月,我们被商场通知我们的饭店要在圣诞节后搬走,眼看奋斗几年的生意和所有财产一夜之间就要化为乌有。想到很快一家人都要失业了,就恨不得每天工作24个小时。那种危机感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怀第一胎时,被庸医所误,到女儿出生那天居然还不知女儿一直是头朝上的,必须开刀取出。那天一直还在上班,突然羊水破了,先生马上在门上贴着告示:“东主有喜”就开车把我送到医院,接着按他妈妈的一早吩咐,跑回饭店给我炒薑炒饭,据说生完后可以去风。按澳洲的习惯,生孩子时丈夫是要守在身边的,目的是让他看到妻子受难,学会珍惜妻子。当医生问我为什么没人陪进产房?我说先生赶着去炒饭了。洋大夫翻了半天眼,想了半天,她那发达的科学大脑还是百思不得其解,炒什么饭?开完刀后几天连水都不可喝,还能吃饭吗? 没办法,她让我自己签了同意用麻药,可发生医疗事故他们概不负责的生死状。当他们把我推上手术台,几盏大光灯射在我的脸上那一霎那,我突然有一种要被宰杀似的冷飕飕的感觉。可怜这时身边竟连一个为我送行的亲友没有,不争气泪水“哗”地浸湿了枕头,然后就全无知觉了。生完女儿出院后的第一天又重上火线,因为原来答应顶我上班的澳洲女服务员的孩子生病,她失信辞职了。记得那天下午去旁边的商场买了一包2公斤的面粉提着,居然两眼一黑跌坐在地上。

这种食不安,寝不宁的日子让我很难有愉悦的心情,天天愁眉深锁。幸亏那时我有一个亦师亦友的澳洲朋友。她是我刚到时移民局给我介绍的义工退休英语老师 – 单身的Mary Boland女士。虽然她只上门教了我几个月时间,可我视她为我终身的良师益友。因为在我无数次失意,心身重创的时候,是她那温馨的小屋给了我遮风挡雨避难所;是她柔和的声音教会了我“一个门关了,另一个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天无绝人之路的道理。

我搬了家后,她没再做我的英语老师。虽然她的身体不太好,可坚持每天在战争纪念馆做义工直到去世。有一次我问她每天都去那儿,到底在研究什么?她说她主要找资料帮助那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失去生命的战士找到生存的家人,把他们的遗物,牺牲的地点等有关资料交给其家人。做这种事在别人眼里,也许毫无意义,可对她来说,每次看到这些阵亡的战士的家人,在几十年后终于因为得知自己的亲人的下落喜极而泣时,她自己都会被感动得哭了。因为她觉得能给别人一点感动和快乐才是她最大的幸福。有一次,她给我看了她找到的一个早年参军的华裔烈士的材料。我笑说,她要是能找到所有参加二战华裔烈士的下落,联系到他们的家人,将是功德无量。因为华人大多有语言困难,要找他们和亲人的资料更难于上青天。第二年圣诞节,当我拿着圣诞礼物去看望她时,她给我准备的是一份有十几个中国人名字的名单,这是她送给我和我们中国人的圣诞礼物!接过这张轻轻单子,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我一句不经意的话,她花了整整一年时间和心血!当我表示歉意时,她说,只要你觉得自己在做觉得很值得做的事儿,你就会很快乐。

2009年她安然离世时,独身而没有一个亲人的她,却有几千人从各地赶来为她献上一束束鲜花。祝愿她一路走好。我相信其中有无数人,也被她感染,去做一些自己认为很有意义的事。她言传身教让我有灵感在12年前开始跟我最好的澳洲朋友语言博士曼蒂,后来还有另外一个志同道合的汉语博士吟一起设立了一个义工帮助节目,每年从繁忙的工作中抽出时间帮助那些刚来的中国人找到跟他们作语言交换的澳洲伙伴朋友。

很敬佩澳洲英女王勋章和澳洲义工奖获得者黄先生夫妇,他们一向是社区活动的热心人,几十年都把业余的时间用来做义工。去年我又跟他们商量设立一个帮助那些新移民找工作的节目,希望让这些新生力量可物尽其用,早日立足澳洲,贡献社会。我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各界专业人士纷纷加入献计献力。现在大部分这些“上了岸”的朋友,都在默默地做各种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义工。在帮助别人的同时,我们也成了无比快乐的人。

不久前,我新聘请了一位员工。跟他熟了以后,他说:“你现在好像变了。”我问:“何以见得?”他欲言又止窃笑着说:“我们以前常去你的第一个饭店吃饭,很喜欢吃你们的菜,可很不愿看到你的脸,像别人欠了你几百吊似的。我们几个常常偷偷地打赌,如果哪天看到你笑了,那我们就得去买六合彩,一定赢!”他一说,我吓一跳!没曾想自己以前的形象居然这么惨!

早年艰辛的生活时,我有幸结识了我的澳洲老师Mary,让我像一个迷失在倒坍的黑暗矿洞里,四处碰壁频临绝望的人,突然从石缝里看到了一丝透进的阳光。是她给了我生存的勇气和力量。她更让我懂得了: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幸福快乐原来是福由心生的道理!

07/01/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