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童的自白

看了心脏病家朋友熠的博文《儿时记忆二—挨打》,窃笑这么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居然因为在土里做科学实验,照着“十万个为什么”上说的在土里插一块玻璃预测是否要下雨,晚了回家就挨爸妈打了!我这个顽童因为善于隐藏,在外做了多少坏事家里都没察觉,从未挨过打。这次回国见到亲戚们,大家都还夸我从小就很听话,不用家里担心,成天闭门用功读书呢。哈哈,我这个两面派在别人心目中,居然有如此光辉的形象!感谢上帝,我从小到大都没有挨过父母打。也许是小时候妈妈太忙,爸爸太慈吧。只记得有一次,我不知为何,无意举手打了老爸的脸一掌,曾是军人又被羞辱的他气得满脸通红,本能地挥起大手要打将下来,手终在半空定了格。爸泽心仁厚,从来没跟人红过脸,更何况打自己的孩子?记得后来女儿小时候不听话,我那时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想发泄追着孩子打,孩子躲到了饭桌底,我却被爸爸骂了一个狗血喷头:“你有气别忘孩子身上撒!有本事自己解决去!” 昨天在做博客,把以前怀念爸爸旧文重读了一遍,泪水还是忍不住流了一脸。比起妈妈,爸爸一生没有什么大成就,可是朋友特别多,喜欢他疏财仗义,乐天幽默的人也特多。最让我伤心的是,爸爸在生时自己没本事让他过上优越的生活,还让父母陪我挣扎,为我分忧。现在却“子欲孝而亲不在了。” 作为家中的老小,我的出生并没在女强人妈妈的预算之内。听妈妈说,已经有了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后,本没打算要孩子。妈妈至今还怀疑是不是爸爸做了什么手脚才有了我?那个年代是鼓励生育的英雄母亲的年代,怀孕了就不能去做流产了。身为医生的妈妈为了去掉我可费尽心思了,又吃西藏红花,还要求爬山涉水去教战地救护。终于如愿地大出血躺在手术台上,没让人爸爸知道就想拿走我的时候,我的救命恩人–他们医院的院长听说了,马上打电话到手术室问孩子到底死了没有?我就这样神奇地被人从刀口下救下来。从小都是爸爸照顾我,妈妈冲出差很少管我,而且对我的要求也出奇的严格。我曾问她,我是怎么出生的?她笑说是从公厕见我回来的,我更坚定地相信比起她的事业,我在她心里是可有可无的。 大难不死让我从小就很反叛,顽皮得像男孩子,顽强得不服输。而且喜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在此后无数次失败和挫折里,在曾经失望到了几乎想放弃生命的那一霎那,我会突然问自己:既然你在妈妈的肚子里几经波折磨难都没死了,“天生我材必有用”,难道我现在有权自绝吗? 小时候时候,因为大家都挺穷的。看到别人有好吃的,心里总是痒痒的,丹丹是我好朋友的妹妹,从小就有点弱智。对面楼的那几个大男孩看到丹丹手里的好吃的东西,总是一窝蜂地来哄抢。丹丹就无助地坐在地上嚎哭,丹丹妈妈闻声赶来,大孩子们早已一哄而散跑得无影无踪了。谁都拿他们没办法。看丹丹哭得受委屈,自己知明打不过他们,只好预谋好了,等下次他们又动手时,我也挤过去假装看热闹,往他们人头上粘吃过的口香糖!第二天看到他们的头发都被剃光了,以后再也不敢欺负人了,那叫解气啊! 对面的一个家伙总把自行车停在我们正门口。我们每天出门前都得搬开他的车,很讨厌。因为父母都是知识分子,磨不开面子去跟人理论。我自然得想损招治治他。偷偷地跑过去把他的车轮胎的气给放了几回。谁知有一次让他的妹妹看到了,他一路把我从一楼追到了四楼天台无路可走,我高喊着:“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楼。”结果还是被他扇了一大巴掌,可他从此也没敢把车停在我家门口了。革命是要付出血的代价的!我如此安慰自己。妈妈的家教甚严,威胁说不让说粗话,否则用剪刀剪舌头。可规矩有了,老妈却老不在家,没有电脑,没有玩具,当然只能我跟别的孩子去野了,去河里钓鱼;到山上采果;到田里偷瓜。情窦未开,到处听来了很多粗话,不明就里也跟着说。只知道妈妈不让说,在家不说,在外就多说呗。放假时没有照顾,表妹从文明的市中心过来跟我们住两天,像现在的澳洲孩子玩高难度滑板似的,我们放假时天天像骑士似的前面带着表妹,后面带着别人骑自行车跟别的孩子比赛高难度。有一次从山上斜坡下来,发现不好有个粪池!我一急刹车,差点儿没把表妹惯冲到粪池。这次回国见到身为延科主治医师的她,说起这事儿,她还心有余悸呢。 跟着我出去野了几天后,回家在饭桌上居然不知死活地当着妈妈的面爆了几句粗,吓得我直跺她的脚。有一脚踩竟到爸爸的脚上了。爸爸狠狠地盯了我一眼,表妹吓得伸出了舌头,幸亏爸爸是窝赃包庇的“李刚”。而法例还不可用在不知法的人头上。表妹才逃过一劫。爸爸的纵容让我到现在还那么没家教也不成才啊。 终于有一次跟公共汽车比赛,被自己车把上挂着的饭壶卡了一下儿,从自行车上翻下来,摔破了脑袋,被从去医院缝了好多针。眼睛从包满了纱布后面,看到妈妈跌跌撞撞地赶来,心想这回死定了,我的顽童形象彻底让妈妈识破,逃不了一顿毒打了!正想假装可怜,没想妈妈看到我,没有一句责备,直接泪流满面地把我拥入怀里。在妈妈温暖的怀里的那一刻,让我彻底变成了一个乖孩子!从此相信天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感谢父母给了我顽强的生命,也给了我健康的体魄和无限感恩的心。 想找到我别的文章,请上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485565694 2012-01-02

心亿则乐

其实去年才刚回过国,见过了一些大学同学和老朋友。可是像琴说得那样,好朋友不见面罢了,一见面就越见越上瘾了。正是“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了。 飞机晚点又在广州辗转了几个小时,星期日凌晨一点才到达北京,萍一家三口把我接到酒店的时候,说北京的老同学都想约我今晚吃饭重逢。他们打算吃完晚饭就坐晚上十一点的车赶回郑州,因为星期一都 要上班。一听说他们今晚就要离开,我马上拽着萍不让她走,她的老公和孩子可以离开,“人质”得留在酒店陪我聊天。萍是大学最好的室友和同学。我们要一聊起来肯定是三天三夜都聊不完的。 坐了十四个小时的飞机,聊了快四个小时孔子和老庄之道,因为萍是孔学专家,所有孔孟学说都可倒背如流。可我跟她讲我领悟到的孔学生意经,她惊讶地说,我居然已到了无师自通的境界。大概清晨五点时(澳洲时间8点),终于扛不住趴下了。九点又爬起来,一起床,萍就问我急着要上哪儿玩儿?要不要带我去看鸟巢什么的,因为她知道我已经要求今天不跟团而自由活动了。我说不去也罢了,倒是心血来潮想回师大看看。离开学校二十多年。虽然以前也来过北京几次,往往来去匆匆,鲜有闲情逸致故地重游。 桃花依旧,人面全非。其实,不但我们变了,很多大楼也面目全非了。没变的只有上大课的101教室和我们的小宿舍322房。二十多年前,在宿舍和教室之间,曾留下了我们多少青春足迹和欢声笑语。记得入学的第一天,在101教室,我们的班主任周老师第一次给我们训话就说,我们不赞成大学生谈恋爱,更不能结婚。之后几年,大家似乎是不但忘了她的教导,还被她的话刺激得谈恋爱事件此起彼落。 我的苹果手机不方便用电话卡,需要买一个在中国用的电话,还要买一件厚大衣。萍说,花钱就得花在师大里。我赞成地说:“对,虽然我还不够钱去为学校建一栋‘英东’大楼,可是这点贡献咱还可以从‘小事做起,从我做起’的。” 我们先去了卖手机的小店,店主是个小年轻,特别实在的样子。我问他有没有好一点儿的手机的时候,他说他们的生意主要面向学生,最贵的手机也就是那款740块的。手机可爱小巧,功能也挺多的。我拿在手里玩了一会儿,他马上又说可以还送给我一个30块的电话卡和卡号。萍让他给我好一点儿的价钱,他算来算去,说最低也要720。我又看中了一个电话充电器和鼠标,他说一共795.我说:“800吧,不能总是你让给我。也让我让给你一次。”他一听开心极了。又送给我一个手机外套。 跟他分租一个铺位的是买帽子老头,一副很精明的样子。我只看了帽子一眼,他马上给我推荐各种各样的帽子。萍问我,你要买帽子吗?我说也可以。女儿可能喜欢有像假辫子的帽子,我就开始挑,结果从小店出来的时候,我的包里已装了N顶帽子。果然是藏龙卧虎啊,我很惊讶到处都有做生意做得那么精的人,让我花了钱还高兴的不得了!回想起来,上次跟曼蒂去台湾,她到处找一条有无数个口袋的裤子。终于在一个门口挂满了衣服的小店看到了她想买的裤子。她进去的时候,问我要不要买什么?我说不进去了,免得又冲动起来乱买东西。她进了换衣间试裤子的出来的时候,发现我已经不住老板娘的诱惑,一口气买了六条裙子。“一条六个口袋的裤子,换了六条裙子”成了曼蒂笑话我“做事神速”的话柄。 萍说,你这个购物狂,每次买东西以前,让我提醒别买太多了。你去年在郑州买的围巾和帽子都戴了吗?你有几个脑袋要戴那么多顶帽子?我说,你刚才不是说让我多做贡献吗?其实我从来不戴帽子,我的头太大了,戴什么帽子都不好看。况且,我的已经有我太多“帽子”了,所以我真的什么帽子也不敢戴。怕积重难返啊。 高高兴兴地提着一堆帽子去挑大衣。卖大衣的女孩耐心地让我试了几件,都不太合适。她说,如果我喜欢哪种款式,她可以让她的老板从人大分店那边送过来。萍坚持让我买件羽绒衣,她觉得既实惠又经冻。我知道回澳洲后,我一定不会再穿羽绒衣。我宁肯买她觉得不太实惠的外套。在颜色上我们也有分歧,她喜欢黑色,我喜欢紫色。每件我喜欢的,她都说看不惯我喜欢的颜色。最后,我只好说:“萍,现在是我买衣服给自己穿”。萍还不服气地嘟哝:“我就是受不了这么亮的颜色。”然后没精打采地要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差点儿坐到了欧.亨利的小说上。也许好朋友就是那种敢于对你直言相劝的朋友吧。我问女孩,这是你正在看的书吗?你是师大勤工俭学的学生吗?她说,我那有本事考上师大?我读书不多,可很喜欢看书,不忙的时候,我总在看书。这小姑娘冰雪聪明,有特别讨人喜欢的样子。姑娘一边细心帮我改扣子,一边问我们:“你们一定是好朋友吧?”萍急不可待告诉她,我是她大学最好的朋友,这次从澳洲回来故地重游想回顾一下以前大学的生活。小姑娘更热情了:“真羡慕你们啊,二十多年的好朋友!澳洲好玩吗?您在那儿做什么工作?也做老师吗?”我开玩笑地说:“我是做老师,我的工作是教外国人学中文,也希望把他们同化了,实现天下大同啊。” 我终于兴高采烈地穿着我喜欢的大衣从小店出来,萍突然仔细打量着我说:“说真的,这件大衣真的很适合你!”我说:“对,人贵在坚持啊。我要买了你要我买的黑色,我就不是我了。”小姑娘依依不舍地送我们到门口说: “下次回母校,记住再来找我!”我笑着说:“我会再来,可是我不希望还看见你在这儿卖衣服,你至少应该当旁边家乐福超市的总经理了!”带着漂亮的大衣和小姑娘的祝愿,我觉得这件衣服太值了! 已是午饭时间,学生们都向着食堂走去。我和萍说:“走啊,咱也去那儿吃。” 其实,现在的乐群食堂的饭菜早比我们上学的时候讲究多了。以前开小灶的西红柿炒鸡蛋,木须肉和烧茄子什么的,一块钱一碟已经是我们当时的奢侈品。很多学师范的学生都是冲着每月有二十七块菜票和三十两饭票才来上学的。所以师范大学也号称吃饭大学。 我和萍点了一碟烧茄子,一碗南瓜粥和一碗丸子米粉。萍问:“你平时吃饭那么讲究,就不嫌在这儿吃得这么粗吗?”我说:“我是挺讲究吃的,所谓‘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我可以用最简单的食材和厨具做出极精致的饭菜。可是孔子说:‘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关键是在哪儿吃,怎么吃和跟谁吃。我既可以吃极讲究高级的菜,也可以吃最简单随便的菜,关键是人的心境罢了。我今天是跟老朋友来找感觉来了,当然是要吃有感觉的饭菜了。更何况,连英国皇室都用一句古老的格言:‘任意糟蹋粮食是对神的亵渎,按量取食是做人的美德。’他们教育皇家子弟宁肯吃剩饭也绝不浪费食物。我的孩子就是从不剩一颗米饭在碗里的。做人更是要能屈能伸,能收能放,才能潇洒随意,心满意足。” 下午我们刚刚完成了“贡献”行动,准备打车回酒店,就收到班长的约会指令,不谋而合地选择在师大饭店吃晚饭。他说,想让我一览师大风采。班长总是那么好客而周到,又有振臂一挥,应者云集的魅力。 同学见面分外亲热,他们问要不要喝酒的时候,差不多所有的女生都说不喝。我倒是想潇洒一把,跟几个男生一起喝二锅头。他们说以前没觉得文文静靜的我居然那么豪爽。我说我都不记得自己喝醉了多少回了。主要是我们322最活跃,出了一个最有名的东北醉红英,坐在宿舍楼道里喝二锅头,喝得烂醉不醒,然后对着窗口放声高歌,才抢去了我爱酒的风头。 最热门的话题自然是刚刚十一月初再婚的文江和他年轻的新婚妻子齐月。我恭喜他们的同时自然也捉弄他一下,说他从前老没事找事来我们322室找人。他的暗恋对象是我们的乐天派蒙古女孩。没想到文江一激动念了两位好友赠他的新婚诗。 第一首是朱峰用他们的名字写的藏头藏尾诗《祝文江,齐月新禧》 文秀难描半世缘, 江山幸共美人全。 齐眉乐事今犹在, 月满依窗星满天。 另一首是王志军的《贺文江齐月新婚大喜》 老友结连理,羁縻难渡淮。 莫叹半生过,且迎新月来。 荏苒发已谢,料得心尚孩。 愿君自今夕,别有境界开。 文江还要大家评评谁写的更好。果然都是中文系毕业的。连吃饭也要吟诗作兴。男生们都争说自己以前是最纯真的,到什么时候还没谈过恋爱什么的。他们更爆出惊人的事件,说现在都不可以办同学聚会了,因为每次聚会后就有家庭要破裂。更夸张地说,比我们低一届的同学在聚会时,有个女生婚姻出现了问题,在大家言笑间不知是什么触动了她的神经,突然控制不住情绪,纵身一跳下楼自杀了。也有高一届的同学聚会后,曾经的恋人直接牵手开房去了。男生们说得特别忽悠,让我听得一愣一愣的。也感慨时代飞速变化让一切都变成了快餐文化,包括爱情。 席间最沉默的是老闫,我们的生活委员。大家笑他好像来聚会时也在沉思考虑怎么备好明天的课,他认真地承认:“我真的在想明天的课还没有备出来。”已经贵为校长的他,被同学笑话他,教了几十年还要备课吗?我对他深表同情,我也教了十几年书,没有一天是不备课的。责任感往往让我们这一代人做什么事兢兢业业,做到十足,滴水不漏。我教了无数个学生,可没有一节课的内容是重复的。总是因人而异,因材施教。我也不想重复自己,只有跨越自己,才能越教越好。而我相信机会也永远只给准备得好的人。老闫大学时就以踏实认真闻名,所以他这个生活委员是唯一未被换下过的一个职位。务实而不爱言的他,也是大家最欢迎的财神爷,因为他每个月的最后一天都来给我们发饭票了。 班长要几个男生各自发表一番讲话祝酒。之后我感谢他每次有同学回来都是牵头聚会的时候,他更说出了心里话:“我比你们大四五岁,从小在湖北穷乡长大。祖父是大地主,全部土地被没收后,家里成了村里最穷的人。小时候的苦难让我学会了:要离开这个穷山沟,就必须奋斗。考了四年都没考上大学,让我很失望。我又是那种到处打抱不平,满腔热血的人。总是四处闯祸让我父母烦不胜烦。最后一年,父亲给我盖好了房子说,今年再考不上,就不让再考,要成家立业好好做人了。一想到一辈子的理想将被埋没在这儿,我就发奋努力,终于一鸣惊人。高考考了535分,数学还得了一个120分的大满贯。所谓“百善孝为先”,我现在最讲究的孝顺父母,最看重的是朋友之谊。我早就想,只要我能挣到一块钱,一定会掰开分给朋友一半。” 看着他被酒精熏到红彤彤的脸,我想起萍告诉我,班长不但自己事业越做越大,他身边的同学也一个个跟着他争光。班里不知多少人被他提携过。我更听说,六四后,因为我们的老师刘晓波被关了,不少参加过天安门事件的同学被分到穷乡僻壤,是他一直打听,以救这些兄弟出水火为己任。果然是性情中人!也许就是孔子所赞美的勇于进取,为理想不惜代价的狂人吧。所谓成功之人必有过人之处啊。 告别同学回到酒店,有点儿不胜酒力了。倒在床上时,过去的一切历历在目,难以忘怀。美好的时光已经过去,我们不再青春年少。人生在刚开始的时候(比如上大学),我们就像刚买了一个新房子要添置家当那样,用加法学习知识,认识朋友,工作赚钱,生儿育女。现在人到中年,“过犹不及”,我们的心态应该转到了另一个阶段了,不管我们对自己的现状满足与否,都是停下反思的时候了。这时候,就像要搬到新房子前一样,仔细一看,房子里堆积满了有用和没用的东西,其实我们已经拥有了超过生活所需的一切。这时的我们应该学着静心用减法去选择自己最想要的生活,最需要的朋友,兴趣和快乐。舍弃荣辱负重,返璞归真,平凡简单。少吃多锻炼,保养好身体,追求梦想而不沉溺于幻想,随心所欲而珍惜目前。只要心中有爱,看到的世界就会纯净,感到的人间也会充满温情。生活本没有好与坏,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心态。正如左丘明说的“心亿则乐”也。 21/11/11

2011最后的感悟

没想到,今天已是2011年的最后一天!还有几个小时,一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惨然而逝。今年年初时,曾跟朋友笑说不再想忙碌,要好好享受人生。年底时,她揶揄我说:“说不想忙不想忙,你何时安生过?”是的,很多事都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一切随缘吧。 以 前因为事业心强,对什么都很认真,太执着,总希望把一切都做得完美。现在发现这样其实很累,使自己失去了很多体会简单生活的乐趣。每天都被一些生意和世务 占去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也从来不懂珍惜和体谅身边的人,为了我所谓的成功,母亲的头上添了多少担心的白发!家人付出和牺牲了多少? 直到一天跟朋友聊天,才顿觉自己的心早已被世俗所认为的“成功”蒙骗住,居然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所谓的进取,已经接近了不可遏制贪心。像朋友说的,其实我们已经拥有了我们超过需要的一切物质的东西,为什么还不满足了?在2011年的最后一天,我总算醒悟了,如果这所谓的成功给与我的,并非想过的生活,我为什么不可以重新洗涤一次自己的心灵,把一切化繁为简呢,在2012年到来以前还不算太晚吧? 在澳洲, 好客的性格让我结识了各式各样的朋友,他们可能是大学教授;银行经理;专科医生;药剂师;外交官;兽医;商人;精算师;老师;军人;律师;经纪;厨师;建 筑师;发展商;设计师;装修工;投资者;公务员;运动员;服务员;售货员或者清洁工。几乎什么行业的人我都认识,对他们的职业和工作的性质也有清楚的了解 和定义。因为他们都很专业。我唯独对自己的职业和工作性质找不到一个完全合适的定义。 记得小时 候,一上托儿所,老师就问我们:“你的理想是长大以后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想我们那时候的回答大多是做雷锋;王杰;董存瑞,记得当时有一个孩子说: “我要做毛主席!”说完后他的父母就麻烦了。如果问今天比较听父母话的孩子,他们会说想当医生,律师或者会计师等等。我模糊觉得我很小的时候曾希望自己能 成为一个作家或者记者,只因为太喜欢读书了,老梦想可以像别人那么编故事,让自己活无数次不同的精彩人生。后来遇到了一位非常独特的语文老师后,又立志成 为一名老师。如果不是出国了,我必定是做了老师的,而且可能一辈子都是老师。细想一下,我的理想实在是游离不定的。因为飘忽的性格让我对什么都太感兴趣而 且做什么都太投入了。 像很多出 国的闯天下人一样,一出国就注定了命运的改变。淮南之橘,淮北之枳。又有多少人能做回本行?回想一下儿,我在澳洲做过也许在中国几辈子都不会做也做不完的 职业: 从导游,服务员;清洁工;售货员;厨师;广告推销员;幼儿园老师到饭店经理;行政管理;商人;经纪;咨询;老师;翻译;经纪;建筑发展商;投资者和自由写 作人,还成天去法庭帮人打抱不平打官司。而这些头衔很多是现在进行时的。连自己都说不清自己算干什么的?也许这正符合了我当初游离不定的理想吧?我只能不 客气地自定义为“多才而不精专的狂人。”一个朋友说,如果特喜欢吃什么饭店的什么菜,一定得带上我去这个饭店吃上一回,尝完回家以后我准能做出来。这话说 得有点夸张,可也说明了一个事实:“多闻,择善而从。”我能很快就学会新东西,活学活用,并敢于创新。这也许是上帝赠给我天赋吧,当然也让我不能像别人那么精专和成功。可不管做什么,我都很专注而全心投入的。 我相信“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难矣哉!”专心可以事半功倍。心不在焉是永远干不好事。 此刻我把我的职业定义为:喜欢舞文弄墨,既做老师和又做生意的狂人。既然从未读过MBA, 又 深知“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的道理,连孔圣人都说每个人都有权追求富贵,我也想到江湖上闯荡一番。这时才仔细上下打量一下自己,居然身无长物,没有专业本 事,只学了一点儿皮毛的中国文化,看来要下海也只能紧抓着这根儒家思想救命草了。经过二十年商海沉浮而至今没有灭顶,才想起感谢孔圣人这位伟大的哲学家, 是他救了我一命。我相信如果他能活到今天,一定会把他的论语改写成一本生意经。 杀生成仁;死而后已 我还是用“不知道‘死’字怎么写”来形容我第一次生意历程吧。这是我来澳洲后的第四年,25岁 的我开始了第一个生意。此前我从未做过生意。虽然出生在富商之家,外公外婆在中国解放前都是经商的,可外公在文革时乖乖地把自己的造船厂和电影院,外婆把 珠宝店,发廊和他们住的广州市中心北京路四层高楼全部捐给了政府才换回了他们的老命。不知是隔代遗传的经商细胞,还是依仗自己有点做饭本领:除了本人很讲 究吃外,七岁开始我就学会给全家做饭了。算是一个“做饭神童”吧?可惜毫无畏惧地“死”完这次后,才知道原来我有这些天赋都不代表我能经营好一个饭店! 开始创业 的时候没有钱,只好自己去买了几桶油彩一点点地把空空如也的惨白的空铺刷成了天堂般的餐堂,算是把理想变成了现实。跟购物中心签租约前,请律师给我解释合 约的内容,她说,你的合同是五年生约;五年死约,有没有问题?我问了一个天真而白痴的问题:什么是又生又死的?她可能觉得我怎么连这都不懂,还做什么生 意?也懒得跟我这个门外汉解释太多,直接帮我改了合同:三年死;三年生。她的理由可能是如果死也别等五年了,三年做不下去就干脆早点儿死吧。结果一语成谶—-果然是“三年死.” 死因不是我做得不好,而是商场要收回我的饭店的铺位另租给旁边要扩建的大超市。因为我的合同刚好到了三年死期,就只好连喊“为共产主义奋斗”都没来得及就牺牲了,连三个月的上期保证金也被购物中心没收作为把我的理想天堂还原为惨白空铺的赔偿。 在生意死了,而被炸得重伤而苟延残喘的我,我回顾了一下儿白花了三年时间和全家的积蓄学了什么?“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咱不能死得不明不白吧? 想起当初刚开门的时候,没有客人认识我的天堂,怎么办?我想起古训:不先付出哪会有收获,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嘛!于是我断然决定在开门的几天前,在门口写了一幅大标语:开张当天全天免费试吃。果然出奇制胜,一招凑效。从此人山人海,客似云来。世上谁会不喜欢吃免费的午餐? 那时好的 客人不少,比如有一个澳洲特产的大胖子熟客,几乎每天都来吃我们的饭。本来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可让我稍感内疚的是他不断增加体重不但把我的椅子坐 塌了两把,而且也让他受尽了皮肉之苦。最后他毅然采取了前卫的开刀方法,把胃缝小了大半才降低了他对我们可口的佳肴无可遏制的食欲。几年以后,在一个多元 文化的聚会上,我居然又遇到了他。这时我几乎认不出他来了,他好像比原来瘦了三分之二,本来挺年轻的脸像老虎狗似的满是皱褶。我连忙上前恭喜他割胃成功, 结果他归功于我们饭店的倒闭让他找不到可口的饭,才迫使他过着这种“食无求饱,居无求安”的君子生活。我听完才顿悟自己的失败总算是成就了“杀身成仁”之美。 因为是第 一次生意,银金短缺,为了省钱,我们一般晚上九点后就让别的厨师,送外卖的和服务员先下班,因为那段时间客人比较少,有时没有,所以一般我和我先生两个人 就能应付过来。还有一次,也是九点多后,有人从贫民区叫外卖,先生送外卖过去后就去如黄鹤。那时还没有手机,除了忙着独自坚守阵地,还担心他出什么事儿 了。过了大半个小时,他回来了,说没有收到钱,可是外卖被人拿了。我说怎么会?你被抢劫了吗?他说比抢劫还冤。他送到那家以后,那个人把外卖接了过去,然 后把门一关,再也没出现。任他在外面从敲门到砸门,从砸门到踢门,公寓上下的人受到惊扰而探出脑袋来看,以为我先生是在打劫,那家伙就不出来,还在里面 “咔咔”地啃虾片。这不是比抢劫更恶劣吗?但凡抢劫,害怕别人追,还会心虚地逃跑,而这位仁兄却厚颜无耻地慢慢地欣赏虾片。真吞不下这口气,就跑去当地警 察局报案了。这个区可是有名的三不管地带,既不属堪培拉,也不算新洲的警察管辖范围。所以烂鬼和醉鬼最多。当地的警察说这里归堪培拉警察局管。一生气又开 车到了堪培拉市中心,那儿的警察也说,这里不归他们管。听后感觉就像窦娥一样叫冤无门啊。可一周后,这个无赖突然从天而降自动送上门来问能否分期付款,每 次退还五块给我?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细问之下,才知道有位正义的警察居然帮我们去酒吧向他讨债,让他酒也喝不成。他求我打电话给那个警察,让警察别再 去烦他。我说可以,得等你全付完。他留下五块钱,过了十分钟,又打道回来全付完了他欠的钱。那次我挺感动的,看来天下确有正义之士吗! […]

Doctor and Mechanic

Larry was removing some engine valves from a car on the lift when he spotted the famous heart surgeon Dr. Bill Johnson, who was standing off to the side, waiting for the service manager. Larry, somewhat of a loud mouth, shouted across the garage, “Hey Dr. Johnson…Is that you? Come over here a minute.” The […]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每个人都希望快乐。追求幸福是我们的权力。却很少人知道,幸福快乐其实很简单,只要我们告诉自己 — 我要过上快乐的生活,幸福就会永远跟随你! 早年创业的艰苦,让我失去了自信,也失去了自己。女儿出生前一个月,我们被商场通知我们的饭店要在圣诞节后搬走,眼看奋斗几年的生意和所有财产一夜之间就要化为乌有。想到很快一家人都要失业了,就恨不得每天工作24个小时。那种危机感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怀第一胎时,被庸医所误,到女儿出生那天居然还不知女儿一直是头朝上的,必须开刀取出。那天一直还在上班,突然羊水破了,先生马上在门上贴着告示:“东主有喜”就开车把我送到医院,接着按他妈妈的一早吩咐,跑回饭店给我炒薑炒饭,据说生完后可以去风。按澳洲的习惯,生孩子时丈夫是要守在身边的,目的是让他看到妻子受难,学会珍惜妻子。当医生问我为什么没人陪进产房?我说先生赶着去炒饭了。洋大夫翻了半天眼,想了半天,她那发达的科学大脑还是百思不得其解,炒什么饭?开完刀后几天连水都不可喝,还能吃饭吗? 没办法,她让我自己签了同意用麻药,可发生医疗事故他们概不负责的生死状。当他们把我推上手术台,几盏大光灯射在我的脸上那一霎那,我突然有一种要被宰杀似的冷飕飕的感觉。可怜这时身边竟连一个为我送行的亲友没有,不争气泪水“哗”地浸湿了枕头,然后就全无知觉了。生完女儿出院后的第一天又重上火线,因为原来答应顶我上班的澳洲女服务员的孩子生病,她失信辞职了。记得那天下午去旁边的商场买了一包2公斤的面粉提着,居然两眼一黑跌坐在地上。 这种食不安,寝不宁的日子让我很难有愉悦的心情,天天愁眉深锁。幸亏那时我有一个亦师亦友的澳洲朋友。她是我刚到时移民局给我介绍的义工退休英语老师 – 单身的Mary Boland女士。虽然她只上门教了我几个月时间,可我视她为我终身的良师益友。因为在我无数次失意,心身重创的时候,是她那温馨的小屋给了我遮风挡雨避难所;是她柔和的声音教会了我“一个门关了,另一个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天无绝人之路的道理。 我搬了家后,她没再做我的英语老师。虽然她的身体不太好,可坚持每天在战争纪念馆做义工直到去世。有一次我问她每天都去那儿,到底在研究什么?她说她主要找资料帮助那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失去生命的战士找到生存的家人,把他们的遗物,牺牲的地点等有关资料交给其家人。做这种事在别人眼里,也许毫无意义,可对她来说,每次看到这些阵亡的战士的家人,在几十年后终于因为得知自己的亲人的下落喜极而泣时,她自己都会被感动得哭了。因为她觉得能给别人一点感动和快乐才是她最大的幸福。有一次,她给我看了她找到的一个早年参军的华裔烈士的材料。我笑说,她要是能找到所有参加二战华裔烈士的下落,联系到他们的家人,将是功德无量。因为华人大多有语言困难,要找他们和亲人的资料更难于上青天。第二年圣诞节,当我拿着圣诞礼物去看望她时,她给我准备的是一份有十几个中国人名字的名单,这是她送给我和我们中国人的圣诞礼物!接过这张轻轻单子,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我一句不经意的话,她花了整整一年时间和心血!当我表示歉意时,她说,只要你觉得自己在做觉得很值得做的事儿,你就会很快乐。 2009年她安然离世时,独身而没有一个亲人的她,却有几千人从各地赶来为她献上一束束鲜花。祝愿她一路走好。我相信其中有无数人,也被她感染,去做一些自己认为很有意义的事。她言传身教让我有灵感在12年前开始跟我最好的澳洲朋友语言博士曼蒂,后来还有另外一个志同道合的汉语博士吟一起设立了一个义工帮助节目,每年从繁忙的工作中抽出时间帮助那些刚来的中国人找到跟他们作语言交换的澳洲伙伴朋友。 很敬佩澳洲英女王勋章和澳洲义工奖获得者黄先生夫妇,他们一向是社区活动的热心人,几十年都把业余的时间用来做义工。去年我又跟他们商量设立一个帮助那些新移民找工作的节目,希望让这些新生力量可物尽其用,早日立足澳洲,贡献社会。我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各界专业人士纷纷加入献计献力。现在大部分这些“上了岸”的朋友,都在默默地做各种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义工。在帮助别人的同时,我们也成了无比快乐的人。 不久前,我新聘请了一位员工。跟他熟了以后,他说:“你现在好像变了。”我问:“何以见得?”他欲言又止窃笑着说:“我们以前常去你的第一个饭店吃饭,很喜欢吃你们的菜,可很不愿看到你的脸,像别人欠了你几百吊似的。我们几个常常偷偷地打赌,如果哪天看到你笑了,那我们就得去买六合彩,一定赢!”他一说,我吓一跳!没曾想自己以前的形象居然这么惨! 早年艰辛的生活时,我有幸结识了我的澳洲老师Mary,让我像一个迷失在倒坍的黑暗矿洞里,四处碰壁频临绝望的人,突然从石缝里看到了一丝透进的阳光。是她给了我生存的勇气和力量。她更让我懂得了: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幸福快乐原来是福由心生的道理! 07/01/12

The Bush 丛林

丛林 丰筌 翻译 James Lister Cuthbertson 原作 让我们从黎明到黑夜 都享有澳大利亚的蓝天, 让我们无须再作任何标志 无论我们的路途伸向何方。 让我们大白天时 能在林地里自由地歇息 — 呼吸着桉树的芬芳, 和清冷海风的味香。 让我们享有合欢的金灿 满载水露的空气, 和这最沉寂土地所展现 粗犷的美丽。 这些是使我们魂牵梦萦的喜爱, 愉悦的沉迷时光, 像头上天空一样的明朗, 像野丛林花一般的清香。 The Bush by James Lister Cuthbertson Give us from dawn to dark Blue of Australian skies, Let there be none to mark Whither our pathway lies. Give us when noontide comes […]

Coffee Bean

A young woman went to her mother and told her about her life and how things were so hard for her. She did not know how she was going to make it and wanted to give up. She was tired of fighting and struggling. It seemed as one problem was solved a new one arose. […]

Advice from Children

Never trust a dog to watch your food. – Patrick Age 4 When your Dad is angry and asks you “Do I look stupid?” Don’t answer him. – Anette Age 8 Never tell your Mom that her diet doesn’t work. – Michael Age 7 When your Mom is angry at your Dad, don’t let h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