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心灵一片高贵的天空

给人一句好话,你才能得到别人回你一句赞美;给人一个笑容,别人才能对你回眸一笑。舍与得的关系,就如因和果,因果是相关的,舍与得也是互动的。能够舍的人,一定是拥有富 有的心胸;如果他的内心没有感恩,结缘的性格,他怎么肯舍得给人,怎么能让人有所得呢?他的内心充满欢喜给你,他才能把欢喜给你;他的内心蕴藏着无限的慈 悲,他才能把慈悲给你。自己有财,才能舍财;自己有道,才能舍道。有的人心中只有贪嗔愚痴,他给人的当然也是贪嗔愚痴。所以我们劝人不要把烦恼,愁闷传染 给别人,因为舍什么就会得什么,这是必然的因果。 什么是“智”?“智”字拆开,上面是知识的“知”,下面是象征太阳的“日”,一般的知识并不是“智”,有一个光明在内的才叫“智”。什么是“慧”?“慧” 字下面有个“心”,慧字上方的部分好像是成长的树。一个人除了可以观照这个世界外,还要有心,并让心中的光明不断成长,这就是“智慧”。几乎所有的人都在 追逐着人生幸福。然而,不像卞之琳《断章》一诗中所写的那样,我们常常看到的风景是,一个人总在仰望和羡慕别人的幸福,一回来,却发现,自己正被别人仰望和羡慕着。其实,谁都是幸福的。只要,你的幸福,常常感受在别人心里。 生活有时是一块布幔,它会让真相远离我们的眼眸,于是我们迷失了方向,看不见前面的路标。在这个时候我们需要阅读自己:阅读自己的心灵,阅读自己的思想,阅读与我们相关的 一切。阅读自己,我们会发现心之畔总有小鸟在嫩嫩的柳梢上歌唱,蝴蝶在花丛里舞蹈;阅读自己,即使闭上眼睛,我们也能在一个安静而甜美的梦境中感觉到,一 朵雪花落在水面上,化作了一片鸽子的羽毛。 我们能否获得自由,相当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把自己从众目睽睽中解脱出来:拨开刀光剑影般的眼神,进入无人之境,发现自己生命欢悦的所在。按照自己的情趣和天真本性活活脱脱地生活,在澄清的境界中开出生活的繁花。 自重的人必然自律;自律不是道德问题,是美感问题。自律是发自内心的,是内蕴,与别人加诸己身的纪律不同。自律是听命于自己,所以自律的人自立,有一点傲然不群的气度, 吸引力不自觉而生。一个人不能选择他所处的环境,但他可以选择他的思想,他的思想虽然不直接改变他所处的环境,但迟早会为他形成新的环境。 一个人相信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他往往就会成为那样的人。如果我们不断地对自己说我做不到,那终将我真的是做不到了。相反,如果我相信我能做到,那我迟早会 做得到。生活中难免有“不平”的事情,但你老是纠缠其中,总在不平中生活,也未免太累,有时真需要学会放弃,放弃才能轻装前进,才能摆脱纠缠,以博大的胸 怀应对生活的每一次馈赠,每一次失落。既要有豪情追寻幸福和成功,也该有勇气接纳痛苦和失败;不要因一时之得而自得其志,亦不可因一时之失意而自堕其志。 人间总是喧嚣,因 而佛陀保留清静;人间总有污浊,所以上帝平铺圣洁。韶华已逝,却依旧动人,因着那份从容和淡定的心灵;华发飞舞,奔走在辽阔静寂的大漠之中,成就一种内心 的渴望;葱茏岁月,行走在满地斑驳的阳光之中,一路相伴美艳幽花。从容,淡定,纯洁,高贵,如此面对生活,诗意地栖居。 在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中,我们常常会迷失自己,陷于物质的无止境追求中,但在灵魂深处总有一处始终坚守着,与肉体无关,与物质无关—那便是心灵。高贵的心灵,处在云端,尽览苍穹,却仍守得一片神圣的宁静;高贵的心灵,停在岁月的齿轮上,任滚滚红尘飘洒而过,多年后仍可奏出生命的鸣响。

世外湘西,人间桃园——从《边城》看沈从文心中的纯真湘西 黄烨榕(十一年级学生)

茫茫中华大地,万里江山如画似锦,青山绿水,风景不殊。烟雨江南,粗狂西北,无垠大漠,沧沧碧海,更有涛涛黄河,滚滚长江。黄河长江气势磅礴,它们周围的城市也如海上繁花,绚丽灿烂,譬如天府成都,雾都重庆。然而离长江不远,有那么一座小城,虽立于重庆、贵州、湖南三省交界处,却丝毫未染上城市的烟火繁华。它仿佛一枚孤岛,人来人往始终无法打扰它的宁静安详。旁人眼中,这不过是座边界小城,可对于沈从文,这里有他的整个“湘西世界”。 沈从文生于湖南凤凰县,汉人的父亲和土家族的母亲冥冥中为沈从文与湘西画上了关联。名为“从文”的他在少年之时选择从军,浪迹湘川黔。年过二十,沈从文又断然提笔,决心在文字世界里闯一番天地。眨眼已至三十而立,年少的轻狂仍旧历历在目,对于湘西的留恋迫使沈从文开始用笔构建记忆中的湘西世界。毕竟有了二十余年岁月的沉淀,过去少年的激情被洗去了浮夸,只在文字里留下了曾经的纯真年华。沈从文用他淳朴的文字构建了一座美丽的小边城。 《边城》是一座带着桃源色彩的小山村。世外桃源的风景美不胜收,可沈从文却不愿把它造成仙境,于是在如此秀丽的风光下,活着一群真真切切的人——热情,正直,淳朴,憨厚……他们带着一种桃源人“不问世事”的特质开垦着这片土地,却也时刻“怀了对于人事爱憎必然的期待” 。生于桃源的茶铜人们,虽撇去了俗世的贪婪、小气、嫉妒、阴险,在面对突如其来的爱时,依然如长在乡下普通人般矛盾犹豫,不知所措。 沈从文的这座小城自然是美的,不论山水建筑,皆如桃花林般“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屋舍俨然” 。“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 ,“边城”面朝长江水,背倚于青山,小城的溪流清澈透明,“河中游鱼来去皆可以计数” 。绕着“边城”的是著名的“酉水”,也叫“白河”。河边的人家“多在桃杏花里” ,到了春天,仿佛杜牧的“杏花村”,处处人家皆酒家。夏日,虽已“桃花净尽杏花空” ,可晾晒在河边的衣服倒也姹紫嫣红,令人神往倾心。至于秋冬之时,悬崖滨水的黄泥黑瓦与两岸的高山融为一体,别有一番风味。 茶铜人“凭水依山筑城” ,临山的城墙蜿蜒曲折,从高处看去“如一条长蛇,缘山爬去” ,近水的河滩码头座座,“湾泊小小篷船” 。白河虽源自长江,却早没了“江入大荒流” 的气势,村民们依河建街,“房子多一半着陆,一半在水” 。沿河泊着的些许船只,“下行时运桐油、青盐、染色的五棓子,上行时则运棉花、棉纱以及布匹、杂货同海味” ,如同陶渊明的桃花源,自给自足,乐得逍遥。边城的山水风光与建筑行船仿佛武陵渔人误入的桃花林,“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既生长于如此的自然山水,茶铜人们自不缺桃花源人“怡然自乐”的浑厚纯真。茶铜的村民每日洗衣、砍柴、种菜、养鸡,累了便爬上山头,眺望河中的景致。白河最多的除了船,便是拉船的纤夫。他们有的刚从下游归来,面带笑容,或带着些洋点心,或怀揣些金银首饰、花布新衣,想着回家讨妻儿们的欢心。到了冬日,家家户户的屋檐下便挂起了带藤的红薯及板栗棒子,人们则静坐在自家的小院,想着各自的人事,对人生怀着一份期待。小城安静和平,村民们自给自足,同桃花源里的人一般“往来种作”。 然而城外沿河的街道却是另一个世界——客栈、理发馆、饭店、杂货铺、油行、盐栈……河街虽被各式商铺点缀着,可茶铜的商人身上却丝毫闻不到铜臭味。对于边城的商人和顾客,联系他们的不是生意,而是一种茶铜人独具的憨厚,即便是沿河拉客的妓女也带着边城人特有的淳朴趣味。在这个民风质朴的小城,人与人之间的尊重与礼貌并不因其职业的贵贱而消失变化,譬如以身体做交易的女人不会因此觉得自己下流可耻,旁人也更不会用读书人的眼光对她们加以轻视。边城的这些娼妓远比那些城市里的读书人重义轻利,守信自约。 “遇不相熟的主顾,做生意得先交钱……人既相熟后,钱便在可有可无只间了” ,在边城人眼里,情谊永远胜过利益,既已是朋友知己,又怎可再谈金钱交易。茶铜人的纯真洒脱,“设酒杀鸡作食” 的好客之情,使来者不禁以为自己闯入了一片桃花林。 即使是山水再美的世外桃源,活在茶铜的凡夫俗子们也拜托不了生来的七情六欲,比如爱情。正如沈从文所说:“我主意不在领导读者去桃园旅行,却想借重桃源上行七百里酉水流域一个小城小市中几个愚夫俗子,被一件人事牵连在一处时,个人应有的一份哀乐,为人类‘爱’字作一度恰如其分的说明。” 当活了大半辈子的祖父和几个才情窦初开的年轻人共同经历这一场青涩的爱情时,茶铜又变回了活生生的人间,上演起了命运的悲喜剧。 作为这场爱情的当事人,翠翠显然对于这始料未及的爱情不知所措。翠翠自幼被撑船的祖父抚养长大,终日陪伴她的除了爷爷,便只有一艘船和一条老黄狗。两年前的端午,由爷爷陪着进城过节的翠翠初见了二老傩送——船总顺顺的二儿子。爷爷的迟迟未归使得焦急等待的翠翠在面对傩送善意的邀请时,充满了敌意。“悖时砍脑壳的” ,一句轻轻的脏话,却不经意间流露出翠翠少女的可爱个性。翠翠并不明白自己对傩送的心意,只是“想起先前骂人那句话,心里又吃惊又害羞” 。可直到两年后的中秋,翠翠还是控制不住地想起两年前的端午。在她看来,如今的任何热闹都抵不过那个夜晚所经历的,虽然只是几句简单的对话,在翠翠心里却是一段“甜而美”的经历。少女对于恋爱的萌芽往往从一段相思开始,偷偷地在心底回忆着那个人对自己说过的每句话,又想着此刻对方是否也在想着自己。即便是一场暗恋,对于翠翠一般的少女,也是一场抹了蜜的奇妙经历。 可现实总爱时不时地提醒少女这是她们的幻想。为了不让那美好的记忆消失,上年的端午,翠翠又拉着祖父到河街看船,只是这次翠翠遇见的是大老天保——二老傩送的哥哥。爷爷见天保对翠翠有几分欢喜,便开玩笑似的问了问翠翠,谁料翠翠却生了气——“爷爷,你疯了!”乱点鸳鸯谱,换做旁人也会恼怒三分,又何况是有了心上人的翠翠。转眼又是一年端午,爷爷问翠翠可还记得大老天保。翠翠嘴上说着“我记不得,我记不得。我全记不得!” ,心里却记得清清楚楚。青春期的女孩面对喜欢自己的人,即使不觉得那人怎样,也难免窃窃自喜。 单纯的翠翠在面对喜欢自己的和自己喜欢的人时,更愿意偏心于自己暗恋的对象。当祖父问及翠翠可曾记得前年端午时,翠翠“嗤的笑了”。翠翠希望,她也能像那些自己在船头看到的新娘子一样,坐着大红花轿,带着漂亮的流苏,嫁给二老傩送。很多时候,若不是祖父旧事重提,翠翠不会想起遇见大老天保的情形。 翠翠对这份爱情,除了憧憬,更多的是懵懂的迷茫。天保、傩送两兄弟对翠翠的爱慕之情,虽然给了翠翠一段紧张而又美好的经历,但也给对爱情似懂非懂的翠翠平添了烦恼。于是带着边城人爽朗性格,翠翠情愿爬上高山,忘记这些无畏的忧虑。 大老天保、二老傩送面对着这场似乎注定兄弟相争的爱情,展现出了两种迥然不同的性格,却同时又带着茶铜人生来爽朗与勇敢的个性。天保、傩送二人丝毫不因翠翠与自己家境悬殊,而掩饰内心对于翠翠的喜爱。兄弟二人不爱江山只爱美人,在他们眼里,纵然有碾坊千万座,也不低由心爱的人伴着在河边渡船来的自在。当天保、傩送知道对方同时爱上了那个撑渡船的外孙女时,他们虽没有“来一次流血的挣扎” ,可也未曾有“情人奉让”。在茶铜长大的青年们绝不会因兄弟朋友而放弃自己的挚爱。茫茫人海,见上一面已是几世修来的福气,既遇上了真心相爱之人,又怎可再轻易放弃?重情重义的茶铜人没有“大都市懦怯男子爱与仇对面时作出的可笑行为” ,弟兄两个只是比唱情歌,获得翠翠的芳心。 大老天保豪放豁达、不拘小节、心直口快,但面对翠翠的情感却比二老来得婉转腼腆。虽是喜欢翠翠,但天保也只有在确定了撑船祖父的态度后,才敢在爷爷的面前夸翠翠“长得标致,像个观音样子” 。翠翠在天保的眼中仿佛一株娇滴滴的花朵,经不起风吹雨打,可偏偏天保要的是个“能听我唱歌的情人,却更不能缺少个照料家务的媳妇”。 “我担心她只宜于听点茶铜人的歌声,不能作茶铜女子做媳妇的一切正经事” ,大老现实的担忧,使得他不敢在翠翠面前大声地表白。他只是派人说媒,却不愿唱上三年六个月的情歌来迎得翠翠的芳心。相比傩送,天保对翠翠的爱夹杂着更多生活的累赘与现实的羁绊。 二老傩送固然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可面对翠翠却像变了个人似的,热情爽朗。两年前的端午傩送对翠翠一见钟情,时隔两年,又见翠翠的傩送丝毫不避讳旁人的闲言闲语,直夸催催“像个大人了,长得很好看” 。傩送更是没有大老天保的顾虑,直接邀请翠翠和撑船的祖父来自家的吊楼看船赛。傩送对翠翠的爱纯洁无暇,他爱的便是这个只能听情歌,不能煮饭洗衣的撑渡船的孙女。他不怕唱三年六个月的情歌,如果可以,他情愿夜夜站在碧溪岨为翠翠歌唱。 相比这场爱情当事的年轻人们,翠翠的爷爷显得有些悲哀。自己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可翠翠却出落得越发水灵,老船夫越发急着要为翠翠找一份好人家。大老天保派人说媒,使得爷爷心中一喜,可毕竟是自己一手养大的孙女,老船夫想得不仅是要为翠翠找一个依靠,更是替翠翠找份一辈子的幸福。于是船夫的犹豫使生性爽朗的茶铜人天保对他们的真心产生疑惑。老船夫的急切,更如同火上浇油,使得船总顺顺与大老天保对他和翠翠的好感大打折扣。老船夫对于傩送向翠翠唱情歌的事,更是张冠李戴,使天保彻底放弃了翠翠,坐船下了桃源。就在老船夫想促成二老傩送和翠翠时,却传出天保淹死水中的消息。即便是傩送再喜欢翠翠,船总顺顺也不愿让害死自己大儿子的女人再成了自己小儿子的媳妇。老船夫对翠翠和船总家结亲的盼头灭了,老人自己也似乎油尽灯枯,只留下一条黄狗,一艘渡船守着翠翠。 世外桃源般的边城,还是上演了一场人间的爱情悲剧。从这场悲剧里,人们看到了茶铜人聪明、正直、勇敢、耐劳、善良的个性,也看到普通人对于“爱”的迷茫,热情,无奈。边城既是一座桃源,也是一片人间。生活在茶铜的人们,虽可以做到桃源人的不问世事,但始终无法断绝人类的爱恨情仇。只是活在如此的水色山光之中,吸了天地的灵气,人们的喜怒哀乐便也有了它特别的可爱之处。依山傍水的世外桃源,虽沾染着几分人间的俗气,却不令人厌烦。如同这片桃源的主人沈从文自己说的“我要表现的本是一种‘人生的形式’,一种‘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 ,这片心中的湘西世界,既有世外桃源的风景,也有美好的人间真情。

诉衷情近(英譯) Longing

诉衷情近【宋】柳永 詞 周昕 英譯 摄影 雨晴氣爽, 佇立江樓望處; 澄明遠水生光, 重疊暮山聳翠。 遙想斷橋幽徑, 隱隱漁村, 向晚孤煙起。 殘陽裏, 脈脈朱欄靜倚。 黯然情緒, 未飲先如醉。 愁無際, 暮雲過了, 秋風老盡, 故人千里。 竟日空凝睇! Longing by Liu Yong【Song Dynasty】 Translation and Photogarph by Hsing Chou The rain has stopped Air is refreshing I stand by the riverside building Gaze at distant limpid water shining And overlapping tiers Of lofty […]

关不住的红杏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支红杏出墙来。”多美的诗句,竟被世人亵渎了。 看了阿琪的《红杏怎能不出墙》,心中更不是滋味。自问不是捍卫封建礼教的伪道士;也没有马来西亚拿督朋友 美芬姐为了她的党魁桃色绯闻愤而辞职急流勇退的气概;但绝不是轻率放纵的人。只想慨叹高墙铁栏又如何能关得住红杏?何况墙只是个人心里一把天平。一把衡量道德;财富;人情;家庭;事业—-等等的天平。 月前回国参加观摩团,第一天来自五湖四海的团员谁也不认识谁,谁也不愿当吃力不讨好的“团长”。为了打破大家陌生的隔阂,活宝“政委”竟出怪招竞选“团长”。甜头是给团长配个夫人。先选夫人,然后男士再竞选团长。团长对夫人没有罢免权,团长夫人可以随意休掉丈夫。这个创举果然生效。当才貌双全的“爱爱”被众人推举为团长夫人时,革命形势发生了巨变。每个男团员都踊跃竞选,结果让能说会道的马律师当选了。 老马正春风得意之际,所有男士都争相跟人见人爱的爱爱照合影。不知谁很损地下载了一个电话软件,只要把手机上下甩几下,就能让爱爱跟每个合照过的男士都生出孩子,看到满处都是“夫人”和别人的私生儿,可怜的马团长还没来得及享受温柔,头上已经带满了帽子。他在无权罢免夫人困境下,只能窝囊地说,他要回家把墙给拆了。大伙笑弯了腰的同时,互相的距离一下近多了。 以上只是一个有色的笑话,可这也正说明了现代社会诱惑太多,人人都有那种时不我待,及时行乐心态,这让道德观走向了危机边缘。众所周知,现在网恋已成为一种越来越普遍的行为。人们乐于把感情寄望在一种抽象朦胧里,而逃避要正视的现实问题。在假想的世界里胡诌乱编,自娱自乐,如同吸上鸦片。 朋友夫妻是大学同学,相识结婚快三十年,他们孩子也快大学毕业了。外人看他们郎才女貌,十分般配。可是太太总是很忧心仲仲,无精打采。追问之下,方知她在家常受虐待。为她不平之余,也觉得无奈。能成夫妻本是缘分,到底是善缘还是孽缘,也许前生早已注定。近来太太心情却出奇的好,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神采飞扬。好奇追问,她甜甜地说最近先生对她可好了,不再虐打,相敬如宾。她觉得自己等了一生,终于苦尽甘来了。在朋友圈子中,无人不知,只有她后知后觉,她的先生早已不知不觉地走出墙围很远,开始网恋一年有余了。想起她以往逢头垢脸的怨妇形象,难得她信心重拾,没人忍心告知其美丽谎言的真相。 人生在世,相聚投缘;朋友相交,总会不时遇到一些让你动心的人。人不可能一辈子只爱一个人;也不可能什么都要拥有。朋友之间互相欣赏,彼此祝福,一丝淡淡的挂牵;一句暖暖的问候;一份幽幽的思念;不在乎曾经拥有,更无须天长地久,只要惺惺相惜,心意相通已经足够。一堵道德之墙如何关得住天下人天生爱美,欣赏美之心? 03/01/2012 想找到我别的文章,请上我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2485565694

灵与肉

看到我写的《灵魂之回音》,一位我很尊重的前辈网友“泊翠庐圃”给我的评语是:“旧酒换新瓶的比喻让您失望了,这一精典真实故事,请允许我有俗人俗见,这 个故事放在三个名人身上是浪漫、是没有杂念的爱情,是一出悲喜大剧。若换三个平民来代替这三个人的关事,卫道士会骂出什么难听的话呢。不守妇道,移情别恋 (林),有妇之夫,勾三搭四(徐),窝囊废物,无血性、辱父辈(梁),他们三人,都高举高尚爱情的遮羞幌子,用所学玩弄文字手法,排列一组组以此为借口的 “爱情诗”,唬吓一帮缺少爱情、不敢肆意也没条件的一批人,这批人借三人之事(势),鼓手拍掌,实质是对三个另类言行,给他们自己为了“下水”找个理直气 壮的范例吧。再者。当今三个年青人,养老小,交房贷,拼事业,哪还有激情浪漫呢,只有偷情或外遇了。” 很感谢前辈的坦率批评,也佩服前辈是一位品德高尚的人。前辈的批评让我有机会再评一下我对偶像,中国完美的才女林徽因和她身边的人的看法。 以前我很糊涂,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其实每个人都由两个部分组成了,一个是肉体,一个是灵魂— 也就是精神。精神才是万物的本我。 肉体的需要让我们有最基本的生活要求,吃,喝,拉,撒,睡。如果我们满足不了我们的肉体的需要,它就会生病,就会苦恼。为了满足它的需要,我们就算不想上班,还是要去,因为我们需要挣钱养活和满足自己的身体需要。人的这些欲望也属于人身体的低级需要。 人的精神可以是崇高,永恒和无限的,所以我们有雷锋精神,毛泽东精神等等。人在为生活愁苦,为米饭担忧的时候,或者如长者所言:“养老小,交房贷,拼事业,哪还有激情浪漫呢?”满足不了肉体的需求的时候,是没有精神去追求精神的需求的。正如古人云,衣食足而知荣辱。衣食足以后,人就会寻求一种超物质的满足,俗称精神粮食了。 可是社会的法律和道德观是用来制裁和防止那些为了满足自身低级的欲望而伤害了别人的利益的人的。没有法律是可以裁决精神的,举个简单的例子:我心里想着打劫银行或者占有一张名画,我想象要暗杀奥巴马,没有行动的我会被判坐牢吗?我从墙内伸头出去观赏外面的鲜花而没有去偷花,我犯法了吗?所以我把这种世人所定的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叫做“墙”。(在我的《关不住的红杏》) 流行的包二奶或者偷情,完全是一种人为了满足动物性肉体需要的低级行为,跟我所说的是两回事儿。我所崇尚的爱,是超越肉体的爱,是永恒和无限的精神之恋,因为这种爱应该是只求付出,不求回报,是最无私的。爱一个人,就是让她幸福,不问原因,不求结果,不问回报!这种超乎肉体的爱让林徽因和几个爱她的男人可以心有灵犀,灵魂共鸣,双辉映照。 人世间的道德规范也曾让他们很痛苦,因为那天晚上之前,终究是凡人肉身的林徽因和金岳霖,肉体的需要让他们感觉要跨越这堵墙了,可是高尚的品格让他们与众不同的地方就是光明磊落。他们的高尚情操也最终让他们把爱升华到了灵魂撞击的高度而肉体并没有跃出凡夫俗子所定的“高墙”。 曾到老人院探访过一些华侨老人,他们不会说英语,我去看望寂寞的他们,他们都会很快乐,一直说个不停。可是有一次我看到一个老人,他的儿子去看他,他马上拉长了脸一声不吭。他儿子拿了很多好吃的东西给他,他都扔在地上。他儿子很为难,坐了一会儿灰溜溜地走了。我追出去问他,他红着眼很委屈的样子说:“我爸爸觉得我不孝顺,把他搁在老人院不管。我实在是没办法,我要养家糊口,他的病是需要人24小时伺候的,我有三个孩子,他太太只能做半日工照顾他们,如果我们把我爸留在家,我肯定要辞职的。我们要供房子,养孩子,怎么活啊?我爸就是不理解,认定我们是抛弃了他,每次我们来看他,他就乱发脾气,摔东西,从不跟我说话。我真的很难过很矛盾!” 我回到病房,老人笑了,又很客气很高兴地跟我聊天,完全想象不出他会这样对自己的孩子。我忍不住问他,既然他喜欢我去看他,证明他很需要人了解他,关心他,为什么他竟然拒绝了自己的孩子的关心呢?他愤愤然地说:“别提那个不孝子!他把我当垃圾一样扔到这儿就不管了!”我说:“怎么叫不管呢?他不是对您挺好的吗?尽管您每次都板着脸不理他,他还天天下了班就赶来看您!他不留您在家是因为您需要人全天照顾而他又无法分身啊。”他哭了,幽怨地说:“算了,算了,老子养子,子养子。我认命了,我含辛茹苦地供书教学把他拉扯大,现在要他照顾了,他就不管我了!我苦命啊。” 我想那个老人看到我很高兴,是因为他对我没有期望,我给了他一点点时间和爱心,他已经喜出望外了。而他对儿子的爱和抚养是有期待的,这种爱是自私的,因为他付出的时候,希望有回报—他老了以后,儿子要养她,照顾他,否则就是不孝! 孝顺的问题不是我在这儿讨论的范畴。我只想说,如果我们开始爱一个人—你的爱人,你的孩子,你的父母的时候,你是希望他们有朝一日会还给你,那这种爱就不是一种纯洁的精神之爱,而是一种肉体需要的爱,因为这种爱充满了要占有对方,得到对方的欲望。最让你痛苦是因为你付出了以后,得不到对方给你同等的爱,你失望了,苦恼了。试想,就如我们小时候人人爱毛主席那样,毛主席不认识我们,不爱我们,我们会痛苦吗?不会,因为我们的爱是崇高而超乎肉体的,不求回报的爱 — 这就是梁思成和金岳霖对林徽因的无条件的爱了!徐志摩放荡吗?他只是率性纯真,激情浪漫罢了,否则不会所有认识他的人都很爱他,他的前妻没有因为他移情别恋而怪他,相反的她在徐志摩死后,记恨林徽因,理由是他这么优秀的男人因为爱上了你而与我离婚,你居然不辞而别,让他伤心一辈子。 ” 况且徐志摩遇难的时候,才二三十多岁啊,当然还没修到孔夫子七十岁才修成的“随心所欲而不逾矩。”的境界了。 只有舍才有得,这句老话,又有几个能懂得?如果那位老人真的懂得爱,学会理解,放下了纠结,心底无私天地宽,他一定会开心得多,而他的儿子也会爱他多一些。爱一个人,就是要放开她,爱她就是不求她对我怎么样,不求一定要拥有她,只求她幸福,希望她快乐,就这么简单。 如果一个人的行为受肉体的需要控制,他就是凡人;如果一个人的肉体被其精神支配,他就是高尚的人,也可以是伟人。 15/01/12 From my blog http://blog.sina.com.cn/u/2485565694

灵魂之回音-张晓君

“思成,我痛苦极了,我现在同时爱上了两个人,我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该怎样办才好。” 1932年率真的林徽因在丈夫从湖北考察回来时,像孩子一样扑进了风尘仆仆的丈夫的怀里哭着说。 梁思成一听马上就愣住了,仿佛都停止了呼吸。聪明的他意识到他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一向稳重的他一边镇定着自己,一边心疼地替徽因擦去愧疚的泪水。 “你先休息吧,容我想想,好吗?”没有一个亲耳听到自己心爱的妻子坦诚地向他直认移情别恋的人,能像他那样沉着而不动声色。徽音红肿着双眼,像一个委屈的孩子,还没忘了给他泡好了茶,才进房休息了。这时思成心如刀割。他其实心里早已很清楚,自称“择邻(林)而栖”的好朋友,被誉为中国现代逻辑学和哲学的开山祖师的金岳霖对妻子徽因是毫不掩饰地爱慕着的。确实妻子徽因太优秀了,浪漫热情地像一抹天边艳丽的彩霞,纯真得像一潭清澈见底的泉水,谈吐机智又饶有风趣,谁又能不被她散发出的耀眼光芒吸引住呢?可他做梦也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的。 这晚上,身心疲倦的他怎么也睡不着,靠在木椅上独酌一杯一杯的苦茶,追忆着跟徽因从相识到相知,相恋到结婚的点点滴滴。 思成想起曾跟他有婚约的徽因,1920年16岁时跟父亲到了欧洲游历,在英国遇到天真挚诚的浪漫,富有才气的诗人徐志摩,因为性相同,习相近朦朦胧胧地共堕爱河,当情窦初开而善良的她得知志摩已早有家室后,竟惊慌得不知所措,不告而辞仓皇地逃回北京找思成。 又想起1923年,自己在一次学生游行中被军阀金永炎的汽车撞伤致脊椎受损残废时,当时还未过门,天性纯朴善良的徽因,顶着包括他妈妈在内的众人的议论,每天来安慰和照顾他。当时他已经暗暗发誓,这一辈子要好好爱这个女人,让她过上幸福的好日子。甚至当林徽因的爸爸去世,梁思成的爸爸清末最有名的改革派人物梁启超决定让他们出国深造的时候,对什么是建筑学都一无所知的思成,竟然答应任性执着的未婚妻徽因的要求,跟她一起学习她醉心已久的建筑学! 后来他明知隔邻而居,与他们同饮同食的老朋友金岳霖早就与徽因志趣相投,互相倾慕,却纵容妻子与他无遮无拦地神交。每当他看到老金聪慧幽默的调侃让徽因笑得前仰后翻的时候,他仍然坚信,自己一向古板严肃不能让妻子开怀尽兴,而朋友的风趣睿智,正好禰补了自己的不足。无私的爱不就是让妻子永远幸福快乐吗? 不久前,为了让妻子安心,梁思成特意跑去济南附近的党家庄亲自为妻子操办了她的旧恋人,灵魂之侣—徐志摩的丧事。1931年11月19日,一代英才徐志摩是为了参加徽因在北京为外国人开设的中国建筑艺术讲座而不幸飞机失事遇难的。思成想起那天自己赶上白马山谷,含着泪在泥土里扒了半天,找不到志摩的一点随身遗物,他又担心徽因无以宣泄心中的悲痛,就抱了一块飞机残骸拿回去给妻子了。徽因悲痛欲绝,抱着这块木头哭了几天,然后让他挂在卧室的床头。当他爬上床去钉钉子的时候,那颗钉子恍惚钉在了心上似的疼。可他想,自己心里的钉子比妻子心里永远无法抹去的痛,又算得了什么?他自问自己对妻子已经宠爱到了捧在手上怕掉了,含在口里怕化了的份上了。可现在面对妻子给他的难题,他心里还是很纠结,久久无法释怀。 第二天早上,伤心的梁思成拉着困惑的徽因的手说:“我昨天想了一晚上,我在想你到底跟我幸福还是跟着老金幸福呢?我觉得自己尽管在文学艺术方面有点修养,但我缺少了老金那哲学家的头脑。感谢你对我的坦诚和信任,没有当我是傻子。你是自由的,如果你选择了老金,我祝愿你们幸福。”徽因吃惊地不敢相信思成的话,愣了半天,她突然抱着思嚎啕大哭起来了。她的哭,满含了对思成的内疚和难言不舍! 林徽因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理智的人,所以在得知志摩早已有家室的时候,不忍心破坏他的家庭,才狠心与风流倜傥,热情机智的才子不辞而别。这让“我將於茫茫人海之中訪我唯一靈魂之伴侶”,率性随心,为她着了迷的才子徐志摩几乎疯了。之后几年,志摩用对她无尽的思念写下了无数飘逸而凄美的千古绝句,希望她会回心转意。 她也曾内疚和后悔,自己当初年幼无知,连自己的爸爸都答应替她解除跟思成的婚约,让她跟志摩结婚,自己竟错过了一生最爱!1924年自己虽跟思成去了美国留学,每次收到志摩那些让她心跳不已的抒情诗时,都让她神魂颠倒,尤如捧着一颗滚烫的赤子之心。正因为这种后悔,让她心存一种期盼,迟迟不肯跟思成结婚。 这时的志摩受不了圣女般的林徽因对自己的狂热的爱情无动于衷,在遇到了朋友王庚的妻子陆小曼 — 他真实的爱神,她天生丽质,才情横溢,让在情感的地狱中受了四年煎熬的他终于爆发了,他对这个跟他一样火热赤诚,灵气脱俗的女人一见倾心,一发不可收拾地不顾舆论和众人的指责,在1926年与陆小曼结婚了。 1927年远在美国,自以为很理智的林徽因,在徐林之间的好友胡适来美国时,再也忍不住在给胡适的信上说:请你回国后告诉志摩,我这三年来寂寞受够了,失望也遇多了。告诉他我绝对不怪他,只有盼他原谅我从前的种种不了解。 1928年,失望却有苦难言的林徽因终于不得不顺从了命运的安排,跟性格迥异,但爱她胜过爱自己生命的事业伴侣梁思成结婚了。1931年在志摩遇难以后,她天天以泪洗脸。思成不在的时候,她只有把内心对启蒙过她写诗,激发起她无穷灵感的一生挚友志摩的无限内疚和思念对金岳霖倾诉了。这时的她连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还没放下心中那一丝苦涩,竟然控制不了自己对冷静睿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老金产生了强烈的依恋。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伤心难过,思成也忍不住满噙着泪水,搜肠刮肚竟找不出一句安慰徽因的话。他慢慢地用衣袖擦干了自己和徽因的泪,轻轻地催她说,去吧,老金一定担心你了。 徽因模糊的眼睛,已经看不清思成一夜没睡伤神的眼。她羞愧地低着头,踌躇地走到住在后园的老金的家里。 徽因向老金坦白地诉述了刚才的一切后,她听到早与自己心心相印,难舍难分的老金冷静的声音:我以为我爱你胜于一切,我爱你胜于任何人,可曾想思成也一样啊。“看来思成是真正爱你的,我不能去伤害一个真正爱你的人啊,我应该退出。”回去吧,回到那个爱你比爱自己更甚的人身边吧,我也会永远在你身边呵护着你,照顾你的。从此以后,林徽因继续安心做她的梁太太,跟思成携手共同设计了包括国徽,首都人民英雄紀念碑的在内的无数不朽之作。 而理性高于一切的哲学家金岳霖始终坚守承诺,终生未娶,不离不弃地跟着他们,与让他倾慕不已,可谓“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的林徽因和她的丈夫毕生相知相交。 这是几个完美高尚灵魂,有非凡的气度和绝世才情的巨人共同为我们谱出的一首爱得淋漓尽致,却纯净无瑕得让人回肠荡气的美丽诗篇啊。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 一句爱的赞颂 林徽因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 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 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徐志摩) 那轻,那娉婷你是,鲜妍 百花的冠冕你戴着,你是 天真,庄严,你是夜夜的月圆。(梁思成) 雪化后那篇鹅黄,你象;新鲜 初放芽的绿,你是;柔嫩喜悦 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白莲。(金岳霖)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 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 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选自《学文》一卷一期(1934年4月5日) 14/01/12 From my blog http://blog.sina.com.cn/u/2485565694    

Spring Rain 春雨

Spring Rain by Hsing Chou Blooming flowers in the whole yard overwhelm my heart Travelling clouds rush to hold back Sun’s depart Raindrops dripping from top of tree like tears from heaven Wind blowing through wall corner stops crying of raven ***** Strings are broken off zither thinking of my dear friend afar Oh, my […]

Thousand Marbles 一千个弹珠

Chinese Translation by Feng Quan; English Author Unknown The older I get, the more I enjoy Saturday mornings. Perhaps it’s the quiet solitude that comes with being the first to rise, or maybe it’s the unbounded joy of not having to be at work. Either way, the first few hours of a Saturday morning are […]

與您分享 「六尺巷」的故事

Six Feet Lane – 六尺巷 据《桐城县志》记载,清代(康熙年间)文华殿大学士 兼 礼部尚书 张英 的家人与邻居吴家 为了围墙发生了争执,家人飞书京城,要 张英 用权势“摆平”吴家。 而张英回了一首诗 “千里修书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家人见书,主动退让了三尺,而邻居吴氏深受感动,也退让三尺, 于是两家的院墙之间有一条「六尺巷」。这个美谈一直流传至今。 不计较的人生,才是快乐的人生。 乐于分享人生,更是得胜有余的人生。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

每个人都希望快乐。追求幸福是我们的权力。却很少人知道,幸福快乐其实很简单,只要我们告诉自己 — 我要过上快乐的生活,幸福就会永远跟随你! 早年创业的艰苦,让我失去了自信,也失去了自己。女儿出生前一个月,我们被商场通知我们的饭店要在圣诞节后搬走,眼看奋斗几年的生意和所有财产一夜之间就要化为乌有。想到很快一家人都要失业了,就恨不得每天工作24个小时。那种危机感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怀第一胎时,被庸医所误,到女儿出生那天居然还不知女儿一直是头朝上的,必须开刀取出。那天一直还在上班,突然羊水破了,先生马上在门上贴着告示:“东主有喜”就开车把我送到医院,接着按他妈妈的一早吩咐,跑回饭店给我炒薑炒饭,据说生完后可以去风。按澳洲的习惯,生孩子时丈夫是要守在身边的,目的是让他看到妻子受难,学会珍惜妻子。当医生问我为什么没人陪进产房?我说先生赶着去炒饭了。洋大夫翻了半天眼,想了半天,她那发达的科学大脑还是百思不得其解,炒什么饭?开完刀后几天连水都不可喝,还能吃饭吗? 没办法,她让我自己签了同意用麻药,可发生医疗事故他们概不负责的生死状。当他们把我推上手术台,几盏大光灯射在我的脸上那一霎那,我突然有一种要被宰杀似的冷飕飕的感觉。可怜这时身边竟连一个为我送行的亲友没有,不争气泪水“哗”地浸湿了枕头,然后就全无知觉了。生完女儿出院后的第一天又重上火线,因为原来答应顶我上班的澳洲女服务员的孩子生病,她失信辞职了。记得那天下午去旁边的商场买了一包2公斤的面粉提着,居然两眼一黑跌坐在地上。 这种食不安,寝不宁的日子让我很难有愉悦的心情,天天愁眉深锁。幸亏那时我有一个亦师亦友的澳洲朋友。她是我刚到时移民局给我介绍的义工退休英语老师 – 单身的Mary Boland女士。虽然她只上门教了我几个月时间,可我视她为我终身的良师益友。因为在我无数次失意,心身重创的时候,是她那温馨的小屋给了我遮风挡雨避难所;是她柔和的声音教会了我“一个门关了,另一个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天无绝人之路的道理。 我搬了家后,她没再做我的英语老师。虽然她的身体不太好,可坚持每天在战争纪念馆做义工直到去世。有一次我问她每天都去那儿,到底在研究什么?她说她主要找资料帮助那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失去生命的战士找到生存的家人,把他们的遗物,牺牲的地点等有关资料交给其家人。做这种事在别人眼里,也许毫无意义,可对她来说,每次看到这些阵亡的战士的家人,在几十年后终于因为得知自己的亲人的下落喜极而泣时,她自己都会被感动得哭了。因为她觉得能给别人一点感动和快乐才是她最大的幸福。有一次,她给我看了她找到的一个早年参军的华裔烈士的材料。我笑说,她要是能找到所有参加二战华裔烈士的下落,联系到他们的家人,将是功德无量。因为华人大多有语言困难,要找他们和亲人的资料更难于上青天。第二年圣诞节,当我拿着圣诞礼物去看望她时,她给我准备的是一份有十几个中国人名字的名单,这是她送给我和我们中国人的圣诞礼物!接过这张轻轻单子,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我一句不经意的话,她花了整整一年时间和心血!当我表示歉意时,她说,只要你觉得自己在做觉得很值得做的事儿,你就会很快乐。 2009年她安然离世时,独身而没有一个亲人的她,却有几千人从各地赶来为她献上一束束鲜花。祝愿她一路走好。我相信其中有无数人,也被她感染,去做一些自己认为很有意义的事。她言传身教让我有灵感在12年前开始跟我最好的澳洲朋友语言博士曼蒂,后来还有另外一个志同道合的汉语博士吟一起设立了一个义工帮助节目,每年从繁忙的工作中抽出时间帮助那些刚来的中国人找到跟他们作语言交换的澳洲伙伴朋友。 很敬佩澳洲英女王勋章和澳洲义工奖获得者黄先生夫妇,他们一向是社区活动的热心人,几十年都把业余的时间用来做义工。去年我又跟他们商量设立一个帮助那些新移民找工作的节目,希望让这些新生力量可物尽其用,早日立足澳洲,贡献社会。我那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各界专业人士纷纷加入献计献力。现在大部分这些“上了岸”的朋友,都在默默地做各种燃烧自己,照亮别人的义工。在帮助别人的同时,我们也成了无比快乐的人。 不久前,我新聘请了一位员工。跟他熟了以后,他说:“你现在好像变了。”我问:“何以见得?”他欲言又止窃笑着说:“我们以前常去你的第一个饭店吃饭,很喜欢吃你们的菜,可很不愿看到你的脸,像别人欠了你几百吊似的。我们几个常常偷偷地打赌,如果哪天看到你笑了,那我们就得去买六合彩,一定赢!”他一说,我吓一跳!没曾想自己以前的形象居然这么惨! 早年艰辛的生活时,我有幸结识了我的澳洲老师Mary,让我像一个迷失在倒坍的黑暗矿洞里,四处碰壁频临绝望的人,突然从石缝里看到了一丝透进的阳光。是她给了我生存的勇气和力量。她更让我懂得了:赠人玫瑰,手留余香;幸福快乐原来是福由心生的道理! 07/01/12